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升级谈判 > 各方观点

  11月21日,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利马会议后宣布,与中国的自贸协定升级谈判即将启动。这将是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第一次以较高标准升级贸易与投资协定,将是一次突破性进展。

  在地图上,新西兰看起来是一个“孤悬”于南太平洋(4.040, -0.02, -0.49%)的国家,人口只有464万,也就是一个北京海淀区的人口,从这个指标看是一个十足的小国;GDP总量只有1737亿美元(世界银行统计,2015年),经济体量远不能和中国相比;2015年中新双边贸易额为115亿美元,就新西兰自身的GDP与人口来说已经不小,但也远不能和中国与欧盟、美国、日本等大型经济体的贸易额相比,也不及同一地区的澳大利亚。那么,为什么说中新升级自贸协定是个“突破”呢?

  就是这样一个“孤悬海外”的小国,却在中国对外经贸发展、融入世界市场的历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亲历了中国的若干个“第一次”:新西兰是第一个同中国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达成双边协议的发达国家;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发达国家;是第一个同中国启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发达国家;是第一个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发达国家。加上这一次中新决定启动中新自贸协定的升级谈判,新西兰再次成为第一个与中国启动自由贸易协定升级谈判的西方发达国家,达成了第五个“第一次”。中国目前已是新西兰最大的出口国和进口来源国。

  长期来看,新西兰自身所具有的多种特殊优势(比如新西兰在亚太特别是南太地区的地位、与英美保持亲缘却又相对独立的关系、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南太平洋方向的支点国家等),在中新自贸谈判升级中将发挥更多作用,加强中国在世界贸易规则上的话语权,助推世界贸易与投资的积极发展。

  归纳起来,这其中蕴含着五个突破口:

  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是推动亚太自贸区的突破口。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贸易增长疲软,直至低于世界经济增速,这其中不乏贸易形式和规则愈发错综复杂的原因——有人用“意大利面条碗效应”来形容。基于此,在北京雁栖湖举行的2014年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了《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下称《亚太自贸区路线图》),决心推动建立亚太自贸区并展开战略研究。在刚刚结束的利马APEC会议上又继续深化了《亚太自贸区路线图》,提出了建立亚太自贸区的综合性的政策建议《亚太自贸区利马宣言》,其中特别指出要制定建立亚太自贸区的工作计划。而中新自贸协定的升级谈判的启动相当于为亚太自贸区的建立探路、打头阵。

  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是中国学习制定“下一代”贸易规则的突破口。当前,中国已和有关国家签署了14个自由贸易协定,为全球自由贸易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当前中国签署的自贸协定基本上集中在传统贸易,比如人员劳务、商品流通、产业合作、消除贸易壁垒等方面。而像欧盟和加拿大刚刚签署的《综合性经济贸易协议》(CETA),以及最近都在进退维谷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5.280, 0.03, 0.57%)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都属于“下一代”的自贸协定,除去传统的贸易要素,更多涉及到了规则层面,比如统一各方面的监管标准(贸易和服务自由、税制公平、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资源等)。这些要素也是中国继续发展贸易与投资即将接触的领域。

  据报道,这一次中新自贸协定的升级谈判将涉及海关程序、合作和贸易便利化,原产地规则,服务、环境合作等方面的内容。而新西兰经济体量相对较小,这些条款有可能对中国国内经济造成的冲击相对也较小。总之,这将是中国学习制定“下一代”贸易规则的一次“试水”。

  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是中国与发达国家自贸协定的突破口。当前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14个经济体中,一共已有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瑞士、冰岛和新加坡六个发达国家,目前还在和挪威进行自贸谈判,与美国进行双边贸易协定谈判(BIT),与英国和欧盟都有进行自贸协定谈判的意愿。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可以使中国获得宝贵的有关经验,为中国下一步与更多发达国家和地区进行贸易谈判提供有力的智力和技术支持。

  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是中国与英美商业体系进行谈判的突破口。由于历史和文化原因,当前新西兰承袭了英美特别是英国的法律制度和商业体系,与英国依然有很强的亲缘关系。虽然英国对新西兰的直接影响力下降,只是新西兰的第六大出口国和第十大进口来源地、第四大游客来源地国,但新西兰依然是英联邦成员,依然和英国有着特殊的政策和亲缘关系,其商业体系与网络仍然植根于英国。此外,美国对于新西兰的影响依然较大,美国是新西兰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投资来源国、第三大游客来源地国,美新之间有着特殊的科技和国防合作。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有助于中国了解和熟悉英美的商业法律体制,获得相关的谈判经验,为中国以后加强与英美体系国家的政治、经济谈判能力大有裨益。

  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是中国建设“一带一路”南太平洋方向的突破口。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三年以来,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相关建设和研究如火如荼,而海上丝绸之路尤其是南太平洋方向的研究进展则相对缓慢。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对南太平洋地区的了解还太少。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中国政商对于南太平洋其他区域的了解程度较低,也是导致中国在此区域经贸活动相对较低迷的原因。新西兰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南太平洋方向的重要支点国家,同南太平洋所有独立的岛国有建交关系,与库克群岛、纽埃保持着特殊联系。大体说,南太平洋三大文化圈中,新西兰尤其与波利尼西亚文化圈联系紧密,并与另两个文化圈也有很深联系。新西兰常年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重视南太平洋的地区组织,并在其中发挥重要影响。在防务上,新西兰则与巴布亚新几内亚、汤加、斐济、萨摩亚、瓦努阿图、所罗门群岛等国签有“互相援助计划”。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将会帮助中国了解新西兰与南太平洋岛国的经贸、文化关系,学习南太平洋诸国的政治经济状况,了解与南太平洋诸国有效的沟通渠道,进而为中国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太平洋方向建设提供重要的知识储备和第三方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