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 > 各方观点

  RCEP首次领导人会议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行,与会各国领导人在会后发表了联合声明,各国领导人将指示部长们和谈判团队在2018年结束RCEP谈判。随着谈判的推进,一个囊括全球1/2的人口、1/3的GDP、1/4的贸易额、1/5的外资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正在呼之欲出。

  亚太地区的多边自贸协定取得了新的进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11月14日,RCEP首次领导人会议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行,与会各国领导人在会后发表了联合声明。11月15日,商务部公布的这一联合声明显示,各国领导人将指示部长们和谈判团队在2018年结束RCEP谈判。

  RCEP完成谈判的时点曾两度推延,此番则由各国领导人首次直接推动,RCEP谈判有望提速。

  随着谈判的推进,一个囊括全球1/2的人口、1/3的GDP、1/4的贸易额、1/5的外资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正在呼之欲出。

  2018年完成RCEP谈判

  RCEP是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等措施,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综合性自由贸易协定。

  11月14日,RCEP16方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聚首菲律宾马尼拉,举行RCEP成员国会议。此次会议是自2012年RCEP谈判机制启动以来,相关各国就此项议题举行的首次领导人会议。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RCEP由各国首脑共同来推动,其谈判的节奏有望加快。

  此次APEC会议上,除美国外的11个TPP成员国在越南岘港也达成了一项新协议,11国将签署新的自由贸易协定,即“全面且先进的TPP”(CPTPP)。白明表示,这将倒逼RCEP谈判的加速。

  商务部前副部长、国经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近日指出,当前应当保持对RCEP的战略定力,“RCEP有自己谈判的节奏,未来中国仍将加快 RCEP和FTAAP的谈判进程,相信其优势将随着时间逐渐体现。”

  领导人联合声明指出,“过去一年部长们的持续参与使谈判取得一些突破,我们指示部长们和谈判团队在2018年加紧努力,以结束RCEP谈判。为达到此目标,我们将确保他们获得必要的支持。”

  RCEP完成谈判的时间节点已经数次后延。白明表示,各国领导人将目标定在2018年,是一个更加现实的目标,按期完成谈判的几率会更高。

  印度仍然是RCEP谈判中的难点。白明介绍,印度的开放程度相对较低,整体关税水平偏高。印度认为其国内产业发展比较脆弱,其钢铁、汽车等多个行业大多是在政府的保护下发展的,担心开放后对本国冲击比较大。不过,近年来其对开放的态度正在转暖,印度在积极推进南亚合作联盟,同这一区域的国家共同推动降低关税。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可能是日本。魏建国认为,目前日本对 RCEP态度依然不明朗。它不明确说不参加RCEP,也没有提希望中国参加新版TPP。

  RCEP更加注重包容性的增长。联合声明指出,RCEP要考虑成员国的不同发展水平,包含设立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在内的适当形式的灵活性,并给予最不发达的东盟国家额外的灵活性。

  白明表示,最不发达的东盟国家指的主要是老柬缅(老挝、柬埔寨、缅甸),这些国家发展与开放程度较低,需要作出一些灵活性的安排。比如,达成一个早期收获,或者给予一个时间幅度更长的过渡期。

  建设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区

  在联合声明中,RCEP首次领导人会议还公布了《RCEP协定框架》(下称框架)这一附件,包含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自然人移动、投资、竞争、电子商务、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等18项内容。

  RCEP领导人会议重申,RCEP将致力于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一揽子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所谓“现代”,主要体现在电子商务等“21世纪经贸议题”上。上述框架显示,RCEP将专门设置电子商务章节,以推动成员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培育电子商务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应用,加强成员国在发展电子商务生态系统中的合作。

  白明表示,当前在世界贸易组织及多双边自由贸易安排中,关税谈判、贸易自由化谈判已经开展得比较充分了,而在未来的经贸发展中,新的议题具备更大的谈判空间,也将逐步释放更多的红利。

  在他看来,所谓“全面”,在内容上是指RCEP包含关税、服务、投资、原产地规则等更广泛的内容。而从参与方来看,RCEP的达成将形成一个“二三四五”的宏大格局,即囊括全球1/2的人口、1/3的GDP、1/4的贸易额、吸引1/5的外资——2016年,RCEP16国约占全球一半人口,占全球产出的31.6%和贸易额的28.5%。

  这意味着,RCEP一旦达成,将形成一个人口约30亿、GDP总和约21万亿美元、占世界贸易总量约30%的贸易集团,并可能促成更大范围的亚太自贸区的实现。

  “高质量”主要体现在开放度及内容含金量上。框架指出,RCEP以文本为基础的谈判与市场准入谈判相互配合,目的是在成员国现有自由化水平基础上,在合理期限内就实质上所有货物贸易逐步取消关税并处理非关税壁垒,从而实现高水平自由化,建立一个全面的自由贸易区。

  实现高水平的开放并不简单。白明表示,RCEP参与方多达16个,国家越多,形成的最大公约数就越低,正如决定木桶容量的往往是木桶的短板一样,RCEP高水平的开放需要更多的磨合。

  魏建国亦表示,RCEP的谈判参与国众多,涉及面很广,各国间经济发展程度差距较大,要给其他国家更多的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RCEP将在金融、电信方面设立专门的附件。作为目前中国签订的开放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此前中韩自贸协定曾首次设立了金融服务和电信两个单独章,这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商谈高标准的自贸协定提供了蓝本。

  白明表示,金融和电信关系国计民生,牵涉国家安全,其内容又比较复杂,需要做出更加细致的设计,而根据中韩自贸区、中澳自贸区的经验,在服务领域可能会为升级版谈判留出空间。

  更广泛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是维护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基础。“近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反全球化情绪涌现,相较全球其他地区,本地区经济仍然保持了活力和高速增长。我们意识到贸易开放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贡献,使得本地区免受不稳定的全球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并使我们维持了强劲的经济表现。”上述联合声明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