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 > 各方观点

  美国正式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定成为迄今为止亚太地区唯一基础较好、前景较为明朗、近期较有希望达成的大型自贸协定,相关国家应抓紧现有机遇,推动RCEP协定尽快达成。

  各有诉求

  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态度坚决,TPP前景渺茫。从TPP的最终文本看,美国重视边境后措施和“21世纪议题”的高标准,但让渡了过多的传统市场准入条件和利益给后发国家。3月15日,除美国以外的TPP参与国在智利举行部长级会议,讨论了亚太区域经济整合和TPP的未来。各方对TPP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主张更加分化,围绕TPP未来安排的乱局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对于同时参加TPP和RCEP的成员国来说,谈判重心将转向RCEP。TPP暂停后,上述两项协定的参与国紧迫感和务实推动RCEP的愿望明显增强。日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菲律宾等国均表示近期将把重点放在RCEP谈判上。可以预见,在各国的高度关注下,RCEP的谈判进程将进一步加快。

  目前,RCEP已经进行了17轮谈判。经济技术合作章节谈判和中小企业章节谈判已经结束。各方在关税减让模式、原产地规则、海关程序与贸易便利化等方面达成了初步共识,但在投资、知识产权及通信、金融等服务贸易方面仍存在分歧。

  各国对RCEP的期待和谈判立场各不相同。第一梯队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同时也是TPP的参与国,一直希望将TPP的高标准带入RCEP,以实现高水平的自由化。第二梯队中国、印度、菲律宾等国希望尽早达成一个更加均衡的协定。第三梯队老挝、缅甸、柬埔寨等发展中国家则强调特殊和差别待遇,希望获得高技术人才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援助。

  目前,RCEP谈判触及到关键核心问题并处于胶着阶段,谈判达成的希望在于借助当前时局化解分歧、聚拢共识的创新举措。

  日本一直强调达成高水平的自贸协定。作为应对中国在亚太经济影响力日益扩大的对策之一,日本对TPP的重视程度一直高于RCEP,除了经济利益外,日本希望达到巩固美日同盟的外交和战略目的。面对TPP停滞的现状,日本尚未改变立志在RCEP谈判中达成高水准自贸协定的本意。日本试图拉拢第三梯队,承诺给予发展中国家“历史最高水平的人才培养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支援”。日本对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谈判的态度从怠慢转为积极,今年3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借访欧时机推动谈判加快进行,将对RCEP谈判产生一定的拖累作用。

  基于自身国情和产业发展需要,印度对RCEP自由化的接受度较低,曾一度游离于RCEP之外。印度在货物贸易关税削减、农产品出口限制、原产地规则和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等若干领域的主张无法达到发达国家的要求,但希望推动服务贸易开放和人员流动。回顾印度在世界贸易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签订中的负面作用,印度很可能成为RCEP谈判达成的一大障碍。

  中国如何推动

  积极推进RCEP谈判,促进其尽早达成协定,是中国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构建高水平自贸区的重要一环,是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实现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步骤。笔者对下一步推进RCEP谈判有如下建议:

  以更强的灵活性为各国做出表率。中国应在RCEP谈判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一方面兼顾谈判参与国的不同国情和差异,另一方面提升RCEP的档次和标准,向东盟—澳新自贸区标准看齐。各国要以自身开放作为表率,做好国内市场的形势调研和进一步开放的效果评估,在服务业和投资领域适当让渡国内部分领域的核心利益,为推动RCEP谈判作出自己的贡献。

  争取日本降低标准要求。面对TPP的停滞,日本失去了拿TPP施压RCEP的筹码。但是,日本的标准要求仍然太高,无法满足多数国家的需求。中国宜利用中澳、中新、中韩较好的经贸关系,加强相互配合,推广中国主张。争取日本考虑现实,降低要价,适度降低标准水平,扩大务实合作。

  调和印度与他国的分歧。印度需要从RCEP中获益,但应改变保守态度,展示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中国应把握时机,早日与印度就关税减免细则和市场开放程度达成一致,同时调和他国与印度的分歧,以服务业市场的开放换取印度关税水平的降低等,服务于谈判大局,争取尽早结束RCEP谈判。

  借鉴TPP框架,考虑将TPP的某些内容嵌入RCEP。在RCEP谈判中可兼顾TPP成员的某些诉求,借鉴TPP某些规则设计如原产地规则、透明度和反腐败规则、电子商务规则等,借鉴TPP的谈判经验如对各国给予不同的关税削减待遇,对各国敏感产品设置不同的过渡期,设置某些例外条款等。(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