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 > 各方观点

  4月25日~29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12轮谈判在澳大利亚珀斯举行。就在两个月前的2月14日~19日,RCEP在文莱结束了其第11轮谈判。如此密集的进程仿佛是RCEP步伐加快的最好证明。对于一些亚洲国家而言,比起遥遥无期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RCEP更具操作性和实际效益。

  加快谈判步伐

  “我们应当力争在2016年完成RCEP谈判。”在3月份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如是说。事实上,这一时间点也是去年RCEP的16个成员国达成的共识。2015年11月22日,RCEP各成员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要求谈判团队加紧工作,力争于2016年结束谈判。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李天国对国际商报记者指出,目前,RCEP谈判已经进行了11轮。通过谈判,相关国家在货物、服务及投资的规则和合作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在服务和投资等领域的开放程度方面仍然需要进一步讨论。

  对于结束谈判的时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问题专家骆永昆认为关键还是要看细节谈判的结果。“目前RCEP谈判已经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以及投资等内容的框架已经搭建起来,现在卡住的是谈判细节。”“原本去年年底就可以达成RCEP谈判,但最终由于印度不愿进一步开放软件和计算机等行业,希望保留专利特权而陷入新一轮的谈判周期。”骆永昆说,不过可以看出来,印度已有退一步的意愿。

  更具重要性

  由美国主导的TPP以强势之姿在去年年底完成谈判,并于2月4日正式签署,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对RCEP产生了压力,在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出现了加入TPP的声音。

  但在骆永昆看来,这种声音更像是美国等国家对TPP甚嚣尘上的报道所产生的跟随心理。“TPP虽然‘来势汹汹’,但对亚洲国家而言,RCEP的重要性是超越TPP的。”

  骆永昆对此进一步解释道,首先,RCEP更具有时间优势。TPP需要各国议会通过,这个时间最早是2018年,更晚也有可能。而RCEP如果今年年底按计划完成谈判,那么2017年就可以产生实际效果,时间上就要优于TPP。此外,美国新总统上任后的态度也是一个“变数”。

  最新的进展是,日本因为熊本地震的影响,已无暇顾及TPP批准案和相关法案的审议时间,其在4月内通过众议院的设想也日趋困难。日本政府和执政党已经将其延后至7月份参议院选举后的临时国会上了。

  其次,RCEP的“根基”有明显的优势。RCEP和TPP的最终目标都是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骆永昆指出,RCEP的“根基”是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这6个国家,拥有现成的5个“10+1”自贸区,加之在去年完成的东盟共同体以及东盟外成员间达成的自贸协定,无论在贸易协定谈判的贯通性和简易程度上,还是在稳定性上都有更牢固的基础。RCEP要做的就是整合和升级。

  反观TPP,其前身是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并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并一度停滞。“虽然美国和日本的加入使其备受关注,但实际上TPP的12个成员间的关系并不紧密。”骆永昆说。

  再次,TPP的代表性远不及RCEP。骆永昆指出,TPP之所以受到关注和追捧是因为作为成员国的美国和日本这两大经济体,但缺少了中国这个亚洲第一大经济体的TPP如何实现亚洲贸易自由化就显得“尴尬”了。同时,印度、韩国这样经济体量不可忽视的亚洲国家也不在TPP的成员表中。相比而言,RCEP则是亚洲参与成员最多、规模最大的区域贸易安排。

  骆永昆坦言,现在美国希望吸引更多的东南亚国家加入TPP,更是对文莱、马来西亚、越南等经济基础落后的国家亮起了“绿灯”:TPP的例外条款,以保护其某些不愿开放的领域。这显然和以高标准贸易规则标榜自身的TPP背道而驰。“例外条款越多,TPP就越难在成员国间统一高规格的贸易规则并产生预期效果。”

  发挥更多作用

  事实上,除了整合和“升级”5个自贸区和东盟共同体外,RCEP还能够发挥更多作用。

  骆永昆说,对中国而言,“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等都可将RCEP作为落脚点。对于亚洲国家而言,RCEP所形成的对接作用也要远大于想象,无论是现在推进乏力的中日韩自贸协定,还是RCEP成员间的自贸协定谈判,都可以在RCEP的层面上实现对接和推动。

  RCEP是一个“门槛”适中、更具可行性的自贸区谈判。

  李天国指出,目前,全球经济增长低迷,需要通过深化区域生产网络来释放区域经济增长潜力。在这种环境下,亚洲国家更需要通过经济贸易合作机制来促进区域内贸易和投资。美国主导的TPP已经在去年完成了谈判,这实际上意味着发达国家也正在探索新的贸易合作方式以促进本国经济的恢复与增长。“亚洲地区的新兴经济体也需要RCEP等区域合作机制来重构地区价值链,不断开放市场,促进国内经济改革,实现亚洲经济的持续增长。”李天国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