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 > 各方观点

  RCEP:通往亚太自贸区之路?

  作为东亚地区参与成员最多、规模最大的贸易协定谈判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随着APEC会议的召开,或在中方力推亚太自贸区(FTAPP)建设的进程中,有进一步进展。

  接受记者采访专家认为,FTAAP有可能从RCEP扩容形成。“可能从RCEP扩容。”发改委对外经济所国际贸易室主任张建平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现在谁也不能说服谁,必须经过非常深入的研究论证,同时结合亚太自贸区、RCEP、TPP的进展和是否能够成功,过一段时间才能判断。”

  RCEP或以阶段性进展为先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是由东盟于2011年提出并主导推动的区域贸易协定安排,谈判成员包括东盟10国和与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的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总共覆盖16个国家。

  据《RCEP谈判指导原则和目标》,RCEP谈判领域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经济技术合作、知识产权、竞争政策、争端解决机制等八个方面。

  “一般来说,RCEP召开会间会,不是固定的程序,这说明根据谈判进程大家还需要磋商和积极沟通。”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刘晨阳认为,从明年完成的既定时间表来看已经是非常紧了,难度也比较大。

  2012年11月东盟与自贸区伙伴国领导人共同发表《启动RCEP谈判的联合声明》,谈判自此正式启动,将时间表定在2015年。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旨演讲也曾提出,希望RCEP在2015年达成协议。目前为止,RCEP谈判已经进行了5轮。

  不过,在今年6月新加坡进行的第5轮谈判中,各方未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领域的关键问题达成共识,引发外界对RCEP谈判能否在明年完成的担忧。

  RCEP谈判明年能否完成?刘晨阳认为,这取决于双边贸易谈判的进度和RCEP谈判的力度,从目前取得的进展来看,可能先就某一个领域取得阶段性成果再逐步达成谈判目标。

  “RCEP阶段性的进展可能性更多,可能先就某个货物达成协议,然后服务、投资,可能会是分阶段的,而不是TPP那样,一揽子谈成。”刘晨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在会间会上得到印证,货物贸易或有望先突破。近日召开的会间会上,印尼贸易部外贸总司总司长巴克鲁尔对媒体说,会议就是旨在推动货物贸易协定谈判,加速RCEP谈判进程,为将于今年12月在印度举行的RCEP第6轮谈判奠定基础。

  相比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达成共识的难度要更大。在服务贸易领域,中国对东盟开放了33个分部门,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则分别承诺开放85个、164个、85个和116个分部门。

  发改委对外经济所国际贸易室主任张建平建议,RCEP最需要改进的地方就是要有谈判的框架,谈判的模板,以及对货物贸易自由化的标准。“比如是90%还是95%的自由化水平,应该要有个说法。大家在这样的框架下进行务实的谈判,否则针对性会比较差。”他说。

  FTAPP由RCEP扩容形成?

  备受关注的APEC让亚太自贸区的进程再次成为焦点。刘晨阳认为,目前APEC成员数量众多,对具体的问题暂时没有达成高度一致,需要看领导人会议期间、双部长会议期间能不能就这个问题,从最高层面有一个有力度的推动。

  事实上,25年来,从APEC成立之初的3个合作论坛和3个自贸协定,发展到目前的25个合作机制和56个自贸协定,一体化和碎片化的趋势同步上升。而亚太自贸区这一范围区域,其实现路径是否可以在现有RCEP基础上扩容形成?

  建设亚太自贸区的目标,需要所有的经济体对这一目标都予以认可,同时也要对如何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路径和方式予以同意,达成一致意见。

  虽然,相对于TPP谈判进度,RCEP进展更慢一些,但业内专家认为,TPP谈判最终也可能在关键议题上卡住。

  “随着日本、加拿大加入,在一些农产品市场准入、国有企业问题上,如果美国不放松原来标准,达成最终协议的难度是非常大的。加上美国现在中期选举,政府下一步注意力不一定能完全投在TPP上。”刘晨阳如是说。

  而在8月28日中国商务部网站刊发的《中方将在RCEP谈判中发挥重要作用》一文中,对中方在其中的作用也是持乐观态度。

  文中提及,RCEP建成后,将成为亚太地区唯一能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相当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安排,并且其经济效应远高于TPP。根据专家测算,如果RCEP建成,仅是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消除将会使亚太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长2.1%,使世界GDP增长1.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