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 > 各方观点

    原标题:比TPP更好的RCEP?

  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下称TPP)是美国重返亚洲,实现其战略再平衡的产物。不过,当前的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已出现了许多新的动向。

  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下称TPP)是美国重返亚洲,实现其战略再平衡的产物。不过,当前的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已出现了许多新的动向。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以东盟为主导、中国积极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也称RCEP的合作框架。

  所谓RCEP是“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的简称。2011年2月26日举行的第18次东盟经济部长会议提出了东盟与其经济伙伴国共同建设一个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区的建议,并提出了组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协议草案。同年底的东盟峰会上东盟10国领导人正式批准了这一建议。2012年8月在柬埔寨举行的首届东盟与自贸伙伴国经贸部长会议上,东盟10国和澳、中、印、日、韩、新的经贸部长发表联合声明,就启动RCEP谈判达成原则共识并通过了《RCEP谈判指导原则和目标》。2012年11月,中国在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上宣布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现在参与RECP谈判的有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新西兰、澳大利亚共16个国家。

  RCEP的出现使得亚太地区域内经济合作形成了一主一副、一虚一实的蓄势而上的态势。主线是已经进入政府间实质性谈判的中韩自贸区谈判、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东盟和中日韩之间的自贸区谈判以及RCEP的16国自贸区谈判;副线可以说是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欧亚会议两个首脑会议级别的论坛。前者是实务性谈判,后者则是以首脑会议的形式,对政府间实务性谈判进行引导和推动,两者之间各司其职,各有特点,相互促进,形成了可连续性的合作态势。这是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从未出现的新趋势、新气象。

  在谈到RCEP的同时,不能不注意到来自以美国主导的TPP对区域合作的冲击和影响。毋庸讳言,就经济合作层面来看,TPP是一个涵盖面广、自由化程度高,并且是一个具有较强约束力的协议框架,被某些人称为是高门槛的21世纪全面经济合作模式。据已经透露出来的内容来看,从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海关手续,到贸易救济措施、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再到技术性贸易壁垒、竞争政策、知识产权、政府采购、服务贸易、临时入境,以至于关于政府透明度、贸易争端解决和参与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等都囊括在内。为了完成如此众多的课题,目前的TPP谈判共设置了24个谈判小组,涵盖21个领域,从中不难看出其所涉议题的广度和深度。

  据分析TPP在提升现有的自由贸易水平上确有可取之处。但是, TPP最终能否建成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首先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带来了激烈的利益冲突。参与TPP谈判的国家之间经济发展水平严重不平衡,其中有美国、加拿大这样的发达经济体,也有文莱、秘鲁这样的小国家,各个国家之间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而且往往是相互冲突的。如在劳工标准问题上,越南反对美国在此问题上的立场,反对将劳工标准作为变相贸易壁垒的做法。

  其次,TPP无保留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条款,使得很多国家都面临巨大的国内阻力。以日本为例,农业问题长期以来是日本贸易自由化的最大障碍。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进行的估算,如全部取消关税,则日本的农业生产将减少4.1万亿日元,由此国内生产总值下降将达到约7.9万亿日元,约占日本现有GDP的1%。。

  当然,人们最大的疑虑来自于美国的亚太战略,谁也不愿冒政绩和安全风险为美国火中取栗。

  相比TPP而言,RCEP就较多地受到各方的欢迎。

  首先来自于RCEP的现实可能性。RCEP也是旨在建立一个“现代的、高质量的”,但又是“门槛”适中更具可行性的自贸区谈判,同时,RCEP将对部分经济落后的东盟成员国区别对待,实行特殊政策。

  第二,开放性。启动RCEP谈判并不意味着要用RCEP取代现存的各个自贸区,与此同时RCEP坚持开放合作原则,欢迎10+6以外其他国家参与,为其他国家加入RCEP预留了空间。

  第三,东盟主导。RCEP不仅是一个贸易协定,同时也是东盟加强与重要的邻近国家战略伙伴关系的框架,各参与国,特别是本地区的大国在实施其政治经济战略的同时,能否充分考虑到对东盟主导性的充分尊重是RCEP成败的关键。

  人们普遍认为,RCEP与其他现有亚太区域的多种合作机制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同TPP之间也不是完全对立的关系。之所以亚太地区合作框架层出不穷,恰恰说明本地区经济合作的复杂性和艰难性。可以预见,东亚区域合作必将在体系准入、成员范围和合作机制等方面进入多重交叉的复杂局面。RCEP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被戏称为“意大利面条”式多重交叉的错综复杂的亚太经济合作的新的曙光,亚太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前景将更加充满希望。

  就中国来说,RCEP的出现并形成势头,给中国以极大的机会,使得中国在区域合作上的主导地位和引领作用更为突出,使得中国能够以我为主,灵活多样地推进本地域的经济合作,使得本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能够更加开放自由,获得连续提升、动态性发展的潜力。为中国通过经济合作来同亚太地区主要国家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奠定了物质基础,准备了可靠渠道,提供了合适舞台。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樊勇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