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 > 各方观点

  刚刚过去的周末,对于美国总统奥巴马来说并不轻松。由于TPA(贸易促进授权)6月12日在众议院的遇阻,被其视为重要政治遗产而寄予厚望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再度遭遇重挫。

  TPA又称“快速道”法案,旨在赋予美国总统对外缔结贸易协定以更大权力。这一授权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完成TPP谈判的先决条件。

  就在一个月前,TPA在美国参议院受阻后,经两党间的复杂交易,又得以和一项名为贸易调整援助(TAA)的法案绑定过关。谁曾料想,后者却在众议院投票中成了累赘—由于被众议院否决,TPA虽在分别投票中获得通过,却无望成为法律。

  由于美国即将迈入多事的选举季,TPP参与方希望于本月完成对TPA的授权,进而达成今年年内完成谈判的目标。当下正值关键期,上述变局给其前景再蒙阴影。

  同样遭遇变数的还有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作为与TPP齐名的另一区域贸易协定,RCEP向来被认为是前者的潜在竞争者。14日上午结束的RCEP工作级会谈未能就关税问题达成一致,使外界对该贸易协定能否于今年年底前达成感到担忧。

  然而,这一现状并不能让担心中国借RCEP“主导贸易秩序”的奥巴马稍感轻松。因为除了TPA问题,关税问题同样横亘在TPP的前方。作为TPP的两大巨头,美日两国围绕汽车零部件关税这一“硬骨头”的分歧至今仍未完全消弭,而该分歧并不是TPA所能解决的。

  与RCEP相比,时间对于TPP更加重要。这不仅由于奥巴马仅剩一年半的总统任期,更是因为,随着TPP的久拖不下,美国国内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质疑其对该国经济的真实提振作用。面对这一前所未有的高标准自贸协定,奥巴马政府此前笼统的鼓吹遭到其国内越来越多的怀疑,这无疑是致命的。

  需要指出的是,营造对于中国的恐惧是美国加速推进TPP的一大动力。眼下,在其大肆渲染网络黑客攻击事件及南海紧张局势的同时,相关各方对于其推进一度达成了空前共识(如G7峰会)。错过这一时间节点,共识恐将退潮。

  相形之下,RCEP却较少面临这方面的压力。相反,随着全球贸易的持续低迷,从新兴经济体到发达国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以韩国为例,该国5月份出口较去年同期下滑10.9%,进口下滑15.3%),这无疑凸显了推进RCEP的迫切性。

  有鉴于此,可以预期,即便RCEP不能于今年如期达成,也会在来年继续稳步推进;而之于TPP,今年年内倘难达成,对于该协定的打击或将是灾难性的。

  诚然,相对于RCEP,TPP的高标准无疑更具理想主义色彩,但当理想照进贸易亟待复苏这一现实,更加务实的RCEP或许能走的更远。无论如何,RCEP至少包括内需潜力巨大的中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