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各方观点

    美国毅然决然地退出似乎并未牵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推进的脚步。原TPP框架中的11个成员国日前签署了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算是了却了相关国家的一番心愿。CPTPP签署后,各成员国陆续在履行各自国内的批准程序。CPTPP协议规定,半数签约国完成国内审批手续60日后,协定即可生效。据日本媒体报道,墨西哥国会近日通过CPTPP,成为签署协议11国中率先完成国内审批手续的国家。

    遥想当初,TPP可是设计为一项庞大的区域贸易协定的。美国退出后,其余成员国还有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目前来看,不论是美国重返TPP还是TPP再扩容,都应属CPTPP协议正式生效之后各成员国讨论的议题。有分析指出,泰国、韩国、菲律宾、斯里兰卡乃至英国等都被视为这一贸易协定的潜在成员。

    前不久,日媒连续披露泰国希望尽快加入CPTPP。报道称,泰国计划推进国内协调工作,最快于年内正式申请加入CPTPP。日媒还称,将于6月或7月在日举行的CPTPP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将讨论有关成员新加入的基本方针。作为新TPP中最大的经济体,日本为了说服其他国家继续维持该协议着实下了不少功夫,如主办了大多数新TPP会议,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即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希望把美国拉回来。关于泰国加入的问题,日方的态度是“期待能对美国产生积极影响”。同时,日媒也指出,如果继泰国之后,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加入新TPP的动向也较为明显,那么由日本主导的亚太多边自贸区的推进可谓是超出预期了。

    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表示:“就经济规模和国际贸易影响力而言,CPTPP中以日本为首。如果协定能够按期生效,加入的经济体越多,越能够发挥规模效应,增强CPTPP规则的影响力,为CPTPP中的主要经济体提供更为有利的内外部经贸环境。”

    同是在亚太地区,另一项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也正在进入谈判的关键期。RCEP由东盟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

    虽然RCEP在跨洲范围上的影响力或许不及TPP,但自2013年第一轮谈判以来,各谈判方一直在努力求得进展。今年1月份,印度和东盟成员国在错过了此前的最后期限后,同意“加紧努力,争取在2018年作出迅速的结论”。菲律宾贸易部长拉蒙·洛佩兹曾表示,可能在2019年签署协定。

    日本也曾表态,在结束TPP和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等大型贸易谈判后,将致力于RCEP谈判,以此分享亚太地区的经济活力。不过,由于美国的退出,日本只好调整发力方向,希望通过扩大CPTPP的规模来发挥对美国政府的牵制作用,由是判断,其对RCEP谈判的思路也应有所调整。周密分析指出,“TPP扩容本身可能会对已有的协定谈判形成一定的影响,主要包括分散谈判精力以及对协定的期待产生差异。但作为RCEP的发起方,东盟自身推动RCEP的意愿很强,仍会与中国等方一起加力推动协定达成,助力区域经济协同发展。”

    细数东盟十国,新加坡、越南、文莱和马来西亚都已签字加入了新TPP。虽然泰国历来重视吸纳中日韩等国参加的RCEP,但在该协定谈判还未取得最后进展的情况下,转向新TPP也不算意外。据日媒分析,泰国加入新TPP给日本带来的好处很多,最直接的一点就是日资汽车企业和零部件公司在泰展业,其与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税得以降低或取消,日资车企利润可望扩大。

    周密表示:“CPTPP中的东盟成员目前仍未表现出二者取一的态度,对两个经贸协定都在参与。相对而言,在RCEP谈判中,东盟是作为整体参与的,部分成员脱离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如若RCEP谈判功成,将涵盖约35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总和将达23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自贸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