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各方观点

  近日,在由中国贸促会主办的“推动自贸合作,提升中欧经贸关系”研讨会上,中国贸促会副会长王锦珍指出,2016年以来,欧盟对中国钢铁、化工等产品发起数起反倾销调查并采取相关贸易救济措施,使中国相关产业的企业对欧出口遇到阻碍。

  “中欧自贸协定被期待能够化解这一困境。”王锦珍认为,全面深入的中欧自贸协定能够为企业贸易投资减少壁垒和障碍,提供更多便利化措施,推动中欧双方经济优势互补,深入持久发展。

  中欧自贸协定或可减少中企在欧纠纷

  在紧密的经贸交往中,中欧贸易纠纷也在增多。欧盟对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态度让前景更加黯淡。2016年11月9日,欧委会在向欧洲议会及理事会提交的修改其反倾销法律制度的提案中,以“市场扭曲”的概念和标准替代“非市场经济”,并没有从根本上取消“替代国”做法。

  2016年11月12日,欧委会对原产于中国的无缝钢管产品做出反倾销调查初裁,并决定征收为期6个月高达81.1%的临时反倾销税。据了解,在我国屡遭反倾销调查的钢铁产业里,无缝钢管首当其冲。据相关研究数据显示,最近七八年来我国无缝钢管对外出口量增速逐年减缓。

  据商务部发布消息显示,2016年12月20日,欧委会发布对中国光伏产品反倾销反补贴日落复审和期中复审调查结果的披露文件,拟继续对中国光伏产品采取反倾销反补贴措施。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丝绸部主任于华波说:“中国企业在应诉欧盟的反倾销、反补贴案件中往往需要更多的精力和费用。”

  除了反倾销、反补贴案件的相对增多之外,所谓的“中国议价”也在中国企业“走出去”中扮演了拦路虎的角色。

  “中国公司到欧洲或者到其他地方购买一家外国企业时,经常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格,就是因为我们是来自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普华永道首席经济学家张鉴钧说。

  “以纺织品、服装定单转移最为明显,自2015年起,欧盟自中国进口明显减少,而孟加拉、越南等国进口快速增长,中国企业面临的价格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于华波说。

  据于华波介绍,企业的大订单、长期订单越来越少,收款期延长,索赔赖账增多,企业承担的风险加大,融资成本提高,进口商对商品质量更加苛刻,“以前不成为问题的问题,现在都可能成为进口商要求降价甚至索赔的理由。”而目前由于近期经济放缓,贸易需求不旺,出口商和进口商的日子都不好过,导致中欧贸易纠纷增多。

  针对欧洲一部分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现象,欧洲对外贸易协会总干事艾伟德提出批评,“欧洲许许多多的公司从中国进口商品和服务,是因为中国能够提供高效和优质的服务和生产,从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进口已经成为我们经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艾伟德表示,有一种错误的观点认为,中国企业抢夺走了欧洲的就业机会,报告显示,以德国为例,每年两国贸易为德国创造的就业岗位就超过120万个。“我们必须要提升公众的意识,必须要呼吁大家抵制贸易保守主义的思潮。”他指出。

  对欧盟来说,中国市场决定成败

  中欧自贸区建设和中欧自贸谈判工作一直备受关注。中欧双方曾在2013年《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中明确提出“在条件成熟时签订全面深入的自贸协定”。

  王锦珍也表示,尽管双方存在着贸易纠纷,但双方经济的互补性仍大于竞争性,希望欧盟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问题上信守承诺,按期、全面、彻底地履行义务,为中欧自贸区建设做好准备。

  2015年,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16年1-10月,中国对欧盟出口1.82万亿元,同比增长1.0%,好于整体出口情况。此外,在投资合作领域,欧盟是中国第三大实际投资来源地。2016年1-10月,欧盟28国在华实际投资额83.6亿美元,同比增长41.5%,远高于同期中国实际使用外资4.2%的增速。

  王锦珍指出,中国与欧盟建交四十多年来,在双方政府的大力推动和支持下,在双方工商界的共同努力下,双边经贸关系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合作成果丰富。

  艾伟德也高度称赞了中国经济发展对欧洲经济的重要作用。“目前,中国的中产阶级已达到3亿人,中国市场具有无限的潜力。”艾伟德认为,“中国在过去20年间的增长对欧洲的经济起到了推动作用,尤其是因为欧洲的内部市场已经接近饱和,竞争激烈,中国消费者的行为能够决定着很多欧洲业务的兴衰和成败,甚至可以说中国的消费对欧洲很多公司来说都是关键。”

  艾伟德强调,事实证明欧中贸易对欧盟经济来说不可或缺,必须抵制贸易保护主义观点。“与中国开展贸易不是威胁,而是欧盟经济发展的最大机遇。”欧中双方经贸合作潜力巨大,现在要做的是把这种潜力进一步释放出来。

  积极应对贸易摩擦

  分歧和摩擦的增多,与经贸关系日益紧密相关。

  在中国,懂欧洲语言的人很多,但是真正了解当地文化和法律法规的人才数量并不多,为企业开展中欧贸易和投资合作出谋划策并提供法律支持的人更少,人才缺乏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企业带来困难。

  普华永道首席经济学家张鉴钧指出,企业对于投资国的投资环境、法律法规、环保规则、劳工标准等情况并不很了解,企业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充分了解当地所有法律法规。

  “中欧自贸协定对于缓解上述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张鉴钧表示。

  艾伟德也表示,中国和欧盟经济合作互补性强,中欧应继续扩大市场开放,消除贸易壁垒。

  王锦珍指出,在世界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欧盟对华投资仍有较大增长空间,这表明欧盟企业仍然看好中国的发展前景和投资环境的不断改善。他说,中国贸促会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投资促进机构,近年来密切联系中国工商企业,积极参与中国自贸区建设,一方面向中外政府部门反映中国企业对自贸协定谈判的政策建议,一方面推广自贸协定有关政策法规应用。

  为减少中欧之间贸易摩擦,王锦珍提出了三点务实建议,其中包括:一是促进中欧官民对话和产业磋商,通过座谈会、研讨会、论坛等多种方式,增进双方政府部门和工商界的沟通和交流,增进互信,管控分歧,减少摩擦。二是组织企业参与自贸协定可行性研究,收集并及时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中欧相关行业企业的政策诉求,尤其是企业对知识产权、环境保护、电子商务、竞争政策和政府采购等领域的政策建议,为谈判提供参考,为达成中欧商圈高水平的自贸协定做准备。三是在中欧自贸协定谈判完成后,宣传推介自贸协定相关政策法规,帮助企业更充分地挖掘自贸协定为自己带来的利益。

  “我们愿与欧盟各方加强系统性合作,共同组织引导企业参与自贸谈判和自贸区建设。”王锦珍表示。

  据悉,作为推进双边贸易的一大举措,中欧自由贸易协定正在酝酿。如果该协定顺利达成,2030年中欧双边贸易规模将在2011年5672亿美元的基础上翻番,超过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所带来的贸易增长红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