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各方观点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约4年之后,中国政府首次就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海上合作提出中国方案。6月20日,国家发改委与国家海洋局联合制定并发布《“一带一路”建设海上合作设想》(下称设想),提出将重点建设三条海上经济通道。其中南向连接太平洋的海路将有效地连接中国与大洋洲国家,对增进中国与新西兰经贸合作有重大推进作用,也是拓宽“一带一路”辐射面的体现。

  共谋自贸协定“升级版”

  新西兰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第一个同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西方发达国家。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访新西兰期间举行首轮中新自贸升级谈判,而双方正携手打造的中新自贸协定“升级版第二轮谈判将于7月举行。

  “中新FTA签订后对两国的经贸发展与投资均起到非常大的促进作用,但这份协议现在需要升级,因为距离2008年已过去了将近10年,其间许多国家与中国签订了FTA,所以一方面需要确保中新FTA的与时俱进,另一方面还需要为未来考虑,因为2008年与现今各方面的情况都大不相同,需要考虑的因素也有所不同。”新西兰-中国关系促进委员会(New Zealand China Council)执行董事杰柯陛(Stephen Jacobi)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西兰方面对此次自贸协定的“升级版”有非常大的期待,并估计新方的清单或许会比中方的还要长。

  在杰柯陛看来,自从两国签订FTA后,中新双边贸易发展十分良好、稳定并且成绩显著。

  中国已经连续三年成为新西兰第一大货物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场,连续五年成为新西兰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08年签订自贸协定时,双方设定了双边贸易额达到200亿新西兰元(约合140亿美元)的目标。统计显示,2016年中新双边贸易额超过200亿新西兰元,同比增长接近5%。目前,双方正向两国领导人设立的双边贸易额2020年达到300亿新元的目标稳步迈进。对这个目标,杰柯陛表示乐观。

  “然而这是一个日新月异、瞬息万变的年代,我们需要确保商业环境的稳定与积极,而这也是新西兰方面希望升级中新FTA以及参与到 一带一路 倡议中的原因。”杰柯陛说。

  “新西兰在经济上与中国有很强的互补性,包括广东、山东、海南、福建等在传统上与新西兰具有很频繁的经贸往来。现在两国之间的交往还是以经贸为主,尤其是在中新FTA正在筹备的 升级版 的带动下,两国的产能合作还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间,虽然目前为止,产能合作的量还是比较小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陈晓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来看,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主要还是会体现在经贸合作上,以贸易为主,投资方面也还有很大的潜力。

  盯紧创意与科技创新合作

  长期以来,中新两国在农业、食品业与餐饮业等均有着密切的合作,新西兰是牛羊肉出口大国,而中国是其第二大出口对象国,2016年新西兰出口中国的冷冻牛羊肉交易额达10亿新元,是2011年的5倍,未来还将有十家肉类加工商加入向中国出口牛羊肉的行列。

  杰柯陛透露,事实上,新西兰方面希望与中国扩大并加深在上述几个行业的合作,“我们还有许多中国顾客尚未完全了解的产品能够提供,不仅仅是目前正在销售的产品,还有一些高品质的产品或许能吸引到中国顾客的目光”。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两国在其他方面的合作也日益频繁。中国及其银行对该地区发展项目承诺了1.1万亿美元的建设资金,新西兰可以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受益;中国预计将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游戏市场,达380亿新元,被新西兰游戏开发商视为“关键增长领域”;中国将取代澳大利亚成为新西兰最大游客来源国,年均达到91.3万人。

  杰柯陛亦表示,新西兰还有两个领域能进一步推进与中国的合作,那就是创意行业与科技创新行业。

  “应当以更高的视角去理解中新之间在 一带一路 的合作,海上丝绸之路的内涵与外延远远大于单纯的海上合作,如果只是把海上丝绸之路看成是海洋合作或海上合作的话,那可能这个理解就过于狭义了。”陈晓晨说,海上合作当然是整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其中一个部分,但也仅仅是一个部分而已,所以中国和新西兰就“一带一路”的合作应该说是远远大于海上合作的范畴。

  在陈晓晨看来,在此次发布的《设想》下,中新两国可以首先展开的合作就是中方可以借鉴新西兰在管理海洋方面的一些做法,尤其是在海洋环境保护、海洋科研、极地科考方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