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瑞士展开国事访问,并将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第47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位于瑞士首都伯尔尼的瑞士中小企业联合会总部,其理事长、瑞士联邦议会国民院议员比格勒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中瑞经贸务实合作不断深化,尤其是2013年两国签订《中瑞自由贸易协定》并于2014年7月1日生效以来,开放型经济带来双赢,中瑞经贸合作空间广阔。

  作为瑞士最大的伞状组织,瑞士中小企业联合会代表瑞士30万家中小企业,覆盖工商业各个领域。而中小企业占瑞士企业的比重高达99%,容纳了瑞士三分之二的就业。正如比格勒所言,“没有中小企业,瑞士的经济将无法运转”:“对三分之一的(瑞士)中小企业而言,超过一半的营业额来自瑞士以外,换言之,中小企业在瑞士的国际贸易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当然,我们同样需要大型企业,许多中小企业也与它们开展合作。”

  实施两年半的《中瑞自由贸易协定》是中国与欧洲大陆国家和全球经济前20强国家签署的首个双边自贸协定。2015年在中欧贸易额下降的背景下,中瑞贸易总额逆势上扬,同比增长1.7%;据瑞士海关统计,2016年1月至9月,中瑞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254.2亿美元,比2015年同期增长9.4%。

  目前,瑞士是中国在欧洲第七大贸易伙伴国,中国是瑞士在亚洲最大贸易伙伴国。比格勒强调,该协定使双边贸易显著增长,双向投资更趋活跃;带给瑞士经济发展很大优势,瑞士中小企业尤其受益。“中小企业对各种形式的合作感兴趣,得益于这一自贸协定,他们更加容易找到解决之道、合作之机。瑞士企业对增长中的中国市场充满兴趣,认为中国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合作机遇。我们同时观察到,更多中国企业也来到瑞士落户。”

  比格勒表示,瑞士企业有充分的自主性决定自身发展战略,瑞士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对企业的支持主要体现在给予优惠信贷、出口保险等方面。联合会的职责便是在联邦议会为瑞士中小企业争取更多政策支持,并定期向中小企业提供信息服务。具体到中瑞经贸领域,联合会致力于为中瑞企业交流合作牵线搭桥。比格勒由此特别提到了瑞士中小企业联合会中国事务代表、瑞士华人实业家杨玉明,后者数次组织瑞士联邦议会议员、瑞士企业代表赴中国考察。

  此外,2016年3月,瑞士中小企业联合会筹划的瑞中商务理事会在伯尔尼成立,比格勒同时担任这一理事会理事长。他向记者透露,联合会正在为苏黎世瑞中中心的建立做准备,该中心旨在构建起中国各地区、中国企业及文化创作者通往瑞士的桥梁。比格勒说:“我们之所以建立这些经济平台,是希望加强中瑞的经贸关系。”

  2007年,当一些国家对中国产品滥用反倾销调查的时候,瑞士成为欧洲国家中率先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之一,这为中瑞建立自贸区奠定了基础。追溯到1980年,电梯供应商瑞士迅达集团与中方合作在华成立了第一家工业性中外合资企业,最早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的果实。

  面对当前世界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趋势,比格勒表示:“瑞士一直践行开放型经济。实践证明,开放型经济能够促进经济增长、拉动就业。我认为,如果我们试图以各种可能性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结果更多是失去而非赢得。全球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任何经济体都能从中受益。在我看来,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如果我们观察当今世界经济的发展,可以看到这和中国经济的增长情况有着直接关系:中国经济兴盛,利于世界经济增长,反之亦然。”

  2016年4月,时任瑞士联邦主席约翰·施奈德-阿曼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瑞双方共同发表了建立创新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声明,瑞士成为中国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国。比格勒正是访华代表团成员之一。以中瑞自贸协定和该声明中涉及的两国就业培训合作为例,比格勒介绍了以企业与学校紧密结合为特点的瑞士双元制职业培训,指出培训能够促进就业、激发工作中的创新精神,以此肯定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另一方面,他认为,从自贸协定到创新战略伙伴关系,是从经贸和战略两个层面推动中瑞双边关系,为两国经贸合作带来新动力:“一方面,中瑞需要我们之前所谈到的经济层面的往来。另一方面,从政治、战略层面考虑两国之间有待破除的障碍、有待完善的条件和框架、还可有所作为的方面以及能带来共赢的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并将出席达沃斯论坛今年年会。2011年1月28日,正是在达沃斯,中瑞自贸区谈判正式启动。比格勒对习主席的到访表示欢迎:“我期待中瑞双边关系借此进一步深化,期待我们能通过协定商讨两国关系发展,期待为推进几年前就开始设立的中瑞各个合作工作组的工作进一步创造条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