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近日,我国与瑞士签署了《关于结束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谅解备忘录》。

    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中瑞自贸协零关税的比例非常高,瑞士方面将对中国99.7%的出口立即实行零关税,中国也对瑞士方面84.2%的出口实行零关税。对消费者来说,这意味着,购买各大品牌的瑞士表,或将不需支付关税。

    自2010年1月起,中瑞双方经过九轮谈判,在实质性问题达成一致后,今年7月正式签署协定。不过,有专家认为,中瑞间的自贸协定,示范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实际效果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考察。

    第一个与发达国家的自贸协定

    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龚红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瑞自贸协定的影响和作用,取决于中瑞贸易在我国对外贸易中的比重和分量。

    “瑞士是中国在欧洲的的第七大贸易伙伴和第六大外资来源国,且并不在欧盟的27个成员国之列。”龚红柳表示,这个现状对评估中瑞贸易协定的影响和意义,有一定启发。

    2012年,瑞士与中国双边贸易额为263亿美元,其中瑞士对华出口为228亿美元。这也让瑞士成为少数对中国实现贸易顺差的西方国家之一。

    然而,对外经贸大学的薛源教授认为,中瑞贸易协定并不一定能够产生实质性的效果。

    “中国和瑞士之间没有太多冲突的产品,贸易摩擦少。”薛源认为,瑞士以旅游和奢侈品为经济的主要增长点,与中国的贸易冲突并不多,且瑞士是一个较为中立的国家,自贸协定能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瑞士的经济体不大,相比之下,瑞士更需要中国这个大市场。”

    薛源认为,作为第一个与发达国家签订的自贸协定,中瑞贸易协定的试水作用与示范性意义更加显著。

    “在发达国家中尝试一下,选择一个经济体不大、摩擦冲突比较少的国家,看看设立自由贸易区的效果如何。”薛源称,在国际自由贸易方面,应该“多边不通走双边”,而中瑞自贸协定正是开了这样一个好头,“之后可以跟更多经济关系比较密切的国家签订自贸协定,走了第一步,就有可能走得更远。”

    那么,这个“示范作用”的辐射范围有多远,龚红柳称“尚难以轻下断言”。

    “起码一点,作为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不太可能因为非成员国的瑞士的作为,影响到自身长期秉持的对华贸易政策和实践。”龚红柳说,中国与欧洲的经贸谈判,目前最先可能着手的是双边投资谈判,而非双边自贸区谈判,然而,中欧投资谈判迟迟未启动,是“时机还未不成熟”。

    瑞士表降价不取决于关税

    对普通消费这而言,关心晦涩的“自贸协定”,更多地是要得到实惠。

    龚红柳认为,中瑞自贸协定可能给消费者带来的实惠无外乎“关税减让”与“国内服务市场”开放两大类。

    比如,国人心中的“瑞士名片”——瑞士钟表。根据有关统计数据,2002年,中国内地的瑞士手表进口总值为9420万瑞郎。到了2012年,这一数字达到16.5亿瑞郎。中国内地已成为瑞士手表的世界第三大市场。因此,瑞士钟表被认为是此协定的“最大赢家”。

    不过,这个赢家尚需十年的“成长期”。

    5月27日,商务部部长助理俞建华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瑞士表的减税同样需要十年之久,且并非“零关税”。而采用“部分逐步降税”的方式,即10年内降低60%的关税,“从具体降税安排看,瑞士钟表从自贸协定生效之日起开始降,第一年降18%,以后每年大约降5%。”

    俞建华指出,关税只是影响钟表市场价格的因素之一,而且并非关键因素,价格最终还是由市场供需情况决定。

    据悉,在内地销售的瑞士钟表征收的税种,包括11%以上的进口关税、17%的增值税,一万元以上的手表还需要征收20%的奢侈品消费税。

    中国钟表商协会秘书长张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瑞士手表的进口关税名义上大约是10%,但长期以来,实际征收的额度是零售价的3%多一点。”

    这就是说,瑞士手表的“内地价格”中关税的比重并不大。不过,俞建华表示,进口环节税、增值税、消费税都不是自贸区涉及的范围。

    贸易政策不能只看进出口

    薛源认为,中瑞自贸协定重要的意义在于确定了“趋势”。对于出口商而言,协定预示了一个前景,他们可以按照这个趋势来策划商业的发展,进行商业规划和商业布局。

    事实上,中瑞自贸协定并非中国的第一个自贸协定,来自“中国自由贸易区服务网”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正与29个国家和地区建立16个自贸区。其中,已经签署并实施的自贸协定达到10个,签署对象包括东盟、新西兰、巴基斯坦等。

    即将在今年7月份正式签署的中瑞自贸协定,将产生中国同欧洲大陆国家的第一个自贸区,也是中国同世界经济20强国家的第一个自贸区,包含环境保护、劳工就业、知识产权、市场竞争等诸多方面。

    在薛源看来,签署自贸协定的意义,在于实现了国际贸易自由化的“多条腿走路”,“可以通过多边的方式,也可以通过双边的方式。这边走不通,就走那边,努力的方向就是开拓国际市场。”

    “贸易政策,不能只盯着进出口,要放在大的宏观可持续发展角度看。”龚红柳则认为,自贸协定更应该是将贸易与投资糅合在一起的“综合协定”。

    龚红柳表示,“现在更讲究全球价值链,将贸易划分为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的方式已经过时了,产品的买卖和生产要糅合在一块,而生产又和投资相关。把二者整合起来,才能形成价值链。”

    根据国际贸易自由化的重要原则“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繁荣经济、促进生产、创造财富的同时,必须兼顾环保、劳工、人权、企业社会责任等公共利益,确保贸易与非贸易价值观的和谐共进。

    “中瑞自贸协定,其中已包含环境保护、劳工就业、知识产权等新议题,说明中瑞间的贸易、投资关系是顺应了这一趋势和潮流的。”龚红柳如是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