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斯里兰卡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斯里兰卡驻华大使兰杰特•乌杨高达有着黝黑的皮肤,他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斯里兰卡地图,四面环海是这个国家的重要特征,扼守印度洋的地缘优势位置给她带来了命运的戏剧变化。

  2009年兰杰特来到北京履新之前,日本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外援国。后来中国很快取代了日本,成为稳居国际援助斯里兰卡的头号交椅。从斯里兰卡中央银行的数据可知,国际援助一向是斯投资兴建大型项目的主要资金来源,也是弥补财政赤字的主要途径。

  不是印度,也不是日本,兰杰特毫不掩饰斯里兰卡正走近中国,他说中国资本涌入社会的各个领域,“对斯里兰卡的经济恢复有着巨大帮助”。的确,以农业经济为主的斯里兰卡需要中国,到1948年独立初期,茶叶、橡胶、椰子三大种植园产品产值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7%,而制造业产值不到4%。

  目前,中国是斯里兰卡第二大贸易伙伴,斯里兰卡是中国在南亚第四大贸易伙伴。2013年,双边贸易额为36.2亿美元,中国出口34.38亿美元,进口1.83亿美元。

  马欣达•拉贾帕克萨,这位欧美褒贬不一的斯国元首坚定的和猛虎组织斗争,并取得了最终胜利。经验民主理论的一条重要原则是,经济上的困难时期同样意味着民主的困难时期,尤其是对那些新生的脆弱的民主来说更是如此。显然,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希望通过改造国内经济来促进民主社会的稳定,这多少让人想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邓小平。

  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一样,斯里兰卡首先将目光聚焦在基础设施方面,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罕见的访华频率间接证明,他希望得到中国援助。汉班托特位于斯里兰卡南岸,是拉贾帕克萨的故乡。兰杰特说,总统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在他的家乡建设一个大港口。2010年,由中国港湾工程公司建设的汉班托特大型深水港正式投入使用,使这位总统“梦想成真”。

  除了汉班托特港项目之外,斯里兰卡其他许多重大项目均有中国公司的影子。包括汉班托特第二国际机场、连接首都科伦坡和卡图纳耶克机场的高速公路、火力发电厂、书店、艺术中心等,几乎囊括斯里兰卡所有的大型工程工地。

  2013年11月,由中国政府贷款建设的近百年来斯里兰卡第一条新建铁路正式动工兴建。“这条连通海陆空的大动脉将改变斯里兰卡南部地区经济落后的局面,带动斯里兰卡经济全面复兴起到重要作用。”中国驻斯大使吴江浩如是说。

  兰杰特作为在华的斯里兰卡利益守护者,他还希望年内和中国完成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不过这也引起了斯国内部的一些争论,有人甚至认为,两国经济体量悬殊,他们质疑斯里兰卡到底能从自由贸易协定中得到多少利益。兰杰特斩钉截铁说斯里兰卡能够获益,“我们有专门的投资委员会来管理外国投资,并且提供非常灵活的政策和设施,如免税、良好的物流和完善的设施等。”

  兰杰特以疯狂购物的中国游客举例,来自中国的游客给这个刚从内战中复苏的印度洋岛国注入了生机与活力。“中国人什么都买,无论有多贵。” “慷慨”的中国游客受到当地人热烈欢迎,起码改善了他们的生活。

  但在笔者看来,斯里兰卡走近中国对印度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斯里兰卡的统治者非常了解印度的双重标准,他们非常清楚印度是如何和斯里兰卡心口不一。中国如果和斯里兰卡签署了自贸协定,那么这一协定将会阻碍印度生产商向斯里兰卡增加出口。

  除了得到中国资金,拉贾帕克萨还学习了中国的改革经验。这位来自乡村的总统在斯里兰卡经济复苏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乡村提供免费教育、医疗等一系列的利好政策都使他深得民心。兰杰特说,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科伦坡正在上演同样的财富故事,“当然从一开始就不能忘了照顾农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