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挪威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挪威正在努力向中国游说,希望重启陷入困局的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

  1月18日,原挪威驻华大使、中挪FTA挪威首席谈判代表Haakon B. Hjelde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他向记者强调:“对于重启双方谈判,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正在等待来自北京的信号。”

  此前一周,挪威贸易与工业部长特龙·吉斯克(Trond Giske)曾经向媒体表示,挪威非常希望在2011年与中国顺利达成自贸协定。

  挪威是最早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中挪双方的FTA谈判开始于2008年9月,到去年9月为止已经进行了八轮谈判。在双方关系陷入僵局之前,挪威方面曾多次乐观表示,双方将于2010年底达成协定,使得挪威成为第一个和中国订立FTA的欧洲国家。

  目前,和中国进行谈判的欧洲国家还有冰岛,而处于可行性研究阶段的欧洲谈判国家还有瑞士。

  “挪威希望能够成为欧洲国家中,与中国FTA谈判的标准制定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挪威政府官员表示,“这是挪威热切希望和中国重启谈判的根本动力。”

  尽管如此,挪威方面不会因此在某些谈判细节上妥协。挪威工会联合会主席Roar Flaathen表示,在未来的FTA谈判中,他希望能够进一步强调工人的体面劳动和工资待遇问题。

  “对于重启谈判,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21世纪》:特龙·吉斯克先生表示,挪威希望在2011年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作为首席谈判代表,你是否有同样积极乐观的态度?

  Hjelde:是的,挪威希望尽快和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为什么不呢?

  目前,我们已经进行了八轮谈判,覆盖了自由贸易协定的方方面面。目前,双方仍然有若干非常重要的未决事项,仍需要在专业领域进一步磋商,其中有一些还非常敏感。

  总体上说,我们对于谈判最终取得成果持积极态度。越早启动下一轮的会议,自然越有利于双方推动各方面的协商实践,就目前各类未决事项达成解决方案,这有助于更好地预测整个谈判的结果。

  我们已经准备好,希望双方的谈判能够在2011年内结束。当然,这取决于很多因素。我们希望双方能够抓紧赶上耽误的时间,这影响到最后几轮谈判的时间表。

  《21世纪》:在重启谈判方面,挪威已经做了哪些努力?对于在年内完成谈判,目前为止有否得到中国方面的积极信号?

  Hjelde:我们需要重新制定谈判的时间表,因为双方目前没有准备好按照原定的节奏进行接下来的谈判。

  按照通常的情况,我们每3个月碰一次面。但是从9月份在奥斯陆的第八轮谈判结束后,我们不得不延迟接下来一轮原本定于12月份在北京举行的谈判。

  挪威驻中国大使馆正在积极和中国谈判各方进行接触,目前正在等待中国方面的反馈,希望能够加快谈判进程。

  我们仍然在等待北京方面的回应和重启会谈的邀请。一旦北京方面准备重启双方会面,我们自然就准备好,协商开展第九轮在北京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按照我的理解,目前我们的中国朋友正在就谈判时间表进行一系列内部磋商。我们期待双方能够尽快进入下一个进程,梳理双方需要在下一轮谈判中需要磋商的剩余事项。

  现在是中国农历新年前夕,我们非常希望在新年后能够听到来自中方更多的反馈,使得双方重新回到正常的谈判轨道。

  《21世纪》:你对于接下来的谈判有何期望?

  Hjelde:我们看到新西兰和中国的谈判会进行15-16轮,当然我们不希望进行那么久。

  我们对接下来需要进行几轮谈判进行设定,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谈判需要进行许多轮。

  我希望我们的谈判能以更快的节奏进行,每年我们通常进行4轮谈判,但如果我们的中国伙伴准备好加速谈判进程,我们也做好了同样的准备。

  “和中国的FTA谈判是最优先的事宜之一”

  《21世纪》:我们注意到,挪威在和其他国家进行FTA谈判方面也非常积极,除了中国之外,挪威还与俄罗斯、印度等有FTA谈判。和其他谈判相比,与中国的谈判有何不同?

  Hjelde:对于挪威而言,和中国的自贸协定谈判是最优先的事宜之一。我们动用了非常多的资源,为谈判进程本身助力,同时也为谈判取得很好的成果提供帮助。

  在其他谈判中,挪威大多数时候是作为几方成员的一员参与,这些谈判都有其他国家的经验可以参照,是有章可循的。

  但是和中国的谈判,是双边协定。对于挪威来说,这一次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进行谈判。实际上,因为目前欧洲国家还没有和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的先例,挪威在谈判方面有很多问题需要和中国协商处理。我们已经动用了各个政府部门相当多的人力物力资源来为这次谈判提供各种帮助。

  《21世纪》:希望尽快让中国回到谈判桌前来,挪威的动力是什么?

  Hjelde:这是我们对于全球贸易现状的认识。

  当前,也有许多欧洲国家已经启动了和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尽管冰岛先于挪威启动了和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但是,如果可以有很好的进展,挪威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和中国正式订立自由贸易协定的欧洲国家。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挪威和中国的自由贸易谈判必须经历更多的过程。

  我们不会那么在意到底是成为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当环境成熟之后,谈判自然会水到渠成。挪威也可以选择等待,遵循其他国家和中国谈判的经验,但是我们希望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问题。

  我相信,中挪双方都同意,FTA是一件可达成的命题。2007年,双方的总理会面后决定启动这项谈判,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沿着这个强有力的目标前进。我们有强烈的信心,中挪双方在很多领域有高度一致的利益,合作频繁,这将使得谈判变得更加容易。

  关税减免仍是核心未决事项

  《21世纪》:你提到,目前双方还有很多未决事项。具体在哪些方面,双方的分歧比较大?

  Hjelde:双方已经意识到,两国在部分产品关税的减免没有达成一致。

  在挪威,纺织品行业仍然有较高的关税,而中国有大量的纺织品进口挪威;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中国农产品的进口上。

  与此同时,中国在进口挪威的机器设备、肥料、渔业制品等方面也有较高关税。

  由于关税是FTA谈判的核心问题,我们会致力于在这些方面继续推进。这些问题非常复杂,和许多全球大议题相联系:比如,欧洲国家应当如何向东方国家出口、如何加强某些工业领域的出口贸易等,因此需要尽快进一步坐下来讨论。

  另外,贸易服务领域也有待磋商。挪威在能源产业上有核心竞争力,尤其在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和生产技术的出口上。

  《21世纪》:我们注意到,中国已经成为挪威第三大进口国。挪威如何看待欧洲许多国家对待中国纺织品的反倾销问题?

  Hjelde:自由贸易协定能够最大化地简化中挪之间在各类贸易产品和服务上的诸多“繁文缛节”和贸易文案,将极大地推进双方贸易发展。

  如果中挪能够在纺织品关税等问题上达成协议,那么将会有更多的中国纺织品进入挪威市场。

  在FTA框架下,自然会对具体的贸易进行量化规定,双方将采取保障措施。有关纺织品等产品的税收,将由双方协商而成。我们双方都将引入贸易量化的方式,但我们的目标是在双边谈判协议的基础上,废除类似(反倾销)规则。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已有共识集中在绿色领域

  《21世纪》:目前已经拥有的共识和成果有哪些?

  Hjelde:我们已经在一系列领域达成了共识,包括如何解决具体问题,如何进行文案措辞,如何加速决策过程等。

  中挪双方有很多共同利益点,这样的共识在最初阶段,也就是双方在2007年进行可行性研究报告时就已经达成了,不仅在贸易协定的种种问题上,而且在投资层面,在企业技术合作层面上都有细致的研究。这些议题贯穿在至今为止的八轮谈判过程中。

  在专利保护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在自由贸易协定中,我们不仅会对专利保护做出具体协定,同时也会在具体领域建立组织机制,一旦发生问题,如何协商、执行和解决问题,这是双方技术专利的基本保障。

  同时,我们已经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可再生能源领域、环境保护问题以及绿色技术方面达成了一些共识。

  《21世纪》:FTA将使得哪些领域最受益?

  Hjelde:在自由贸易协定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功用是,我们要建立一系列合作框架,为双方未来的合作定调。

  挪威是一个依赖于自然资源为主要产业国家,海事、石油和天然气的贸易和服务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希望能够在这些广泛领域,和中国分享这些高新技术带来的成果。

  肥料、海事、自然资源和渔业等各领域的产品以及高新技术出口,是挪威最为看重的。目前已有很多产品和技术出口,也为中国带来了相当多的就业。如果我们能在这些合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提供更多样化的贸易,同时降低相关贸易产品和服务的关税,那么对双方都有益。

  在未来的贸易协定中,我们希望将之前双边贸易协定的一些经验都融入这次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并在这些基础上,建立一个能够全面覆盖各个贸易领域的“大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