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新西兰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商务部11月21日表示,在秘鲁利马举行APEC领导人会议期间,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新西兰贸易部长麦克莱共同宣布,正式启动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

  作为中国与发达国家签订的首个自由贸易协定,中新自贸协定为两国带来了年均15%以上的贸易增长,而新的升级版谈判将进一步拓展货物贸易和投资的开放空间,并结合其他自贸协定的经验,加入服务贸易,以及竞争政策、电子商务等新的经贸议题,升级版的自贸协定也有望引入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

  在乳业等优势产业开放,以及人员流动等方面的争议可能成为谈判的焦点,新西兰或将通过延长签证期限、加快中国对新西兰投资的评估和审批速度等措施促成自贸协定的升级。

  或将引入负面清单

  商务部表示,第一轮谈判于2017年上半年举行,力争尽早达成协议,这将是一个更高水平的贸易协定:升级谈判范围将涵盖服务贸易、竞争政策、电子商务、农业合作、技术性贸易壁垒、海关程序合作和贸易便利化、原产地规则等众多领域。

  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新自贸协定升级首先会反映在货物贸易上,“双方一定会继续加大市场开放,一些商品会更积极地减税,并安排一些措施来减少货物贸易的成本”。

  货物贸易上,中国是新西兰第一大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中国对新出口主要商品为服装和机电产品,自新进口主要商品为乳制品、纸浆和羊毛等。

  在2008年中新签署自贸协定时两国约定,2016年1月1日前,新西兰将取消全部自华进口产品关税;中国在2019年1月1日前取消96%自新西兰进口产品关税。

  据新西兰国会对华友好小组主席杨健介绍,2008年的自贸协定中,两国对本国贸易都有保护的条款。如新西兰出口到中国的奶粉在自贸协定的框架下有关税减免和优惠,但是有配额的限制。

  “在签署协议时配额的数量还可以,但随着两国贸易的发展,奶粉的配额已远远不够,现在奶粉的出口配额一个月就用完。因此能否提高自由贸易协定中出口产品的配额是自贸协定升级的重要部分。”

  此外,周密认为,服务业领域的扩大开放,以及引入负面清单或将成为本次自贸协定升级的重要内容。

  他表示,2008年中新自贸协定没有采用负面清单的方式,和澳大利亚谈判时澳方开始使用负面清单,但中方还是采用正面清单。“不过中国现在整体的管理模式都在进行调整,从正面清单向负面清单转变,未来新的贸易协定可能都会采用负面清单的方式。”

  实际上,在中韩自贸区谈判时,中方已经首次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方式开展服务贸易和投资谈判,双方也首次在自贸区谈判中涉及电子商务和地方合作的内容。

  电子商务、竞争政策等更多的“21世纪经贸议题”也体现在中新自贸协定升级中,“比如跨境电子商务,双方可能会对跨境电子商务的管理、支持、通关等作出探讨,因为这些在中韩自贸协定里有所尝试。”周密说。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11月21日发表声明称,自贸协定(FTA)升级将可确保目前的贸易协定把中国自2008年以来和其他贸易伙伴协商的FTA(内容)纳入考量。

  周密认为,中新自贸协定的升级会受中澳自贸协定达成的积极影响,另一方面,TPP的前途未卜也可能促使新西兰寻求其他的自由贸易安排。

  “协定之间会有相互的影响,如果说贸易领域的某一大门关闭了,那么它肯定希望打开另一扇大门。另外,在谈判资源使用、谈判人员的分配上,如果谈的事情过多,那么集中度就不够。所以TPP遇阻可能加快中新之间的升级谈判。”

  他介绍,启动谈判后,双方将先开展框架谈判,确定谈判的内容;然后开展要价出价谈判,双方通过交流、磋商,谋求互相交换要价。

  聚焦优势产业开放与人员流动

  那么,自贸协定升级谈判的焦点和难点是什么?

  周密表示,首先是优势产业的开放问题,中新双方的优势产业会对对方的市场、本地企业产生冲击,并会引起一些相关企业的担心。

  “新西兰的乳业就是一个例子,乳业肯定是他们最有竞争力的行业,他们也希望能进入到中国市场,但中国本身的乳业会承受很大的冲击,我估计双方在这方面的谈判会有一些困难。”

  投资领域更大的开放也需要谈判博弈。据外交部介绍,目前新西兰在华投资主要涉及农林、轻工、纺织、冶金、食品加工、医药、计算机等领域;中国对新投资主要涉及乳业、资源开发、保险和建筑等领域。

  另一方面则是人员流动上的安排。周密表示,新西兰一部分人认为中国的一些人员流动可能会对当地一些企业和行业造成影响。

  根据此前的协定,新西兰为中医、中餐厨师、中文教师、武术教练、中文导游等5类职业提供800个工作许可,同时允许来自中国的车工、焊工、计算机应用工程师、审计师等20类职业至少1000个工作名额。

  对于这些条款,新西兰大多大型企业和加工业协会表示欢迎,而本地的工会和一些贸易商则反对“劳工输入”的条文,后者担心廉价的中国劳动力输入可能会冲击本地的就业市场,降低工人的工资。

  值得注意的是,人员流动为新西兰带来了更多的机会。目前,中国的留学生和游客正在成为新西兰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

  据杨健介绍,中国目前已经是新西兰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国,中国教育输出给新西兰带来28.5亿新西兰元的收益,创造了3万多个就业岗位。

  同时,新西兰旅游局的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中国春节前后两周内,抵达新西兰的中国游客就达到5.12万人次,相比2015年同期增长15.2%,创下新西兰在“春节旅游季”迎接中国游客人数的新高。

  据《新西兰先驱报》称,约翰·基对开启两国自贸协定升级谈判寄予厚望。为实现升级,新西兰将延长签证期限、加快中国对新西兰投资的评估和审批速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