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新西兰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亚投行的关注点更加集中,可从现有机构中吸取经验教训

    财新记者:陈沁

  对于中国来说,新西兰这个国度已不仅仅意味着可口的猕猴桃、优质的奶粉和广阔的农场。随着双边关系的深化,两国的合作范围日益扩大。在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设中,新西兰是首个参与讨论的西方发达国家。再往前追溯,2008年,新西兰是首个与中国签订自贸协定的发达国家。

  新西兰副总理英格利希(Bill English)7月13日起到中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到访城市包括北京、西宁、成都、重庆等。他在接受财新记者的书面专访中提到,对新西兰企业而言,中国市场太大,需要细化到某一地区,他非常关注中国西南部地区的合作机会。

  财新记者:你此次访问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英格利希:我此次来中国,希望能亲自看到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中国是新西兰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对我们来说,理解中国正在经历的发展路径非常重要。

  我6月底曾经来到北京,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签字仪式。再往前推,我的上一次访华是2011年。我知道从那时到现在,中国以非常惊人的速度在经历增长与转型。“一带一路”对中国西部地区将形成怎样的影响,我对此很感兴趣,也很希望亲眼看看成都和重庆在过去数年经济上的变化。

  财新记者:你此次将见哪些中方官员?讨论什么话题?

  英格利希:在北京与中国副总理张高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会面。我很期待与他们探讨各自国家的经济政策,在地区和全球增长问题上交换意见。我还将与青海、四川、重庆等省市的官员见面,希望能更好地理解这些地区经济增长动力,以及对新西兰来说存在哪些经济和教育方面的合作机会。

  财新记者:你如何看待中国和新西兰关系的现状?

  英格利希:两国关系发展形势非常好,在各领域都有很好的合作。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新西兰,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两次访华。今年也将有多次双边高层互访,双方有意愿、也必将使两国关系进一步加强。

  财新记者:你觉得中新双边关系中最大的机遇和挑战分别是什么?

  英格利希:得益于两国多年来的共同努力,双方在很多领域都有很多合作机会,我们对此感到十分幸运。2008年,新西兰成为首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FTA)的发达国家。自那以后,双边贸易关系蓬勃发展,并仍有很广阔的扩展空间,包括FTA升级,以及两国领导人去年设定的双方贸易双向增长的目标,即在2020年以前使中国对新西兰的贸易额增加到300亿新西兰元。

  对新西兰来说,双边关系中的最大挑战在于中国太大,机会分布得太广。对新西兰企业而言,这意味着他们要非常专注于希望在中国哪个地区开展业务,他们的规模决定了不可能把整个中国作为目标市场。

  我这次来很高兴能够到中国南部地区,亲眼看看当地的发展,以及对新西兰和中国来说可能的合作机会。

  财新记者:新西兰6月宣布决定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在很多人印象里,似乎新西兰早就决定了加入亚投行。你此前也说过,新西兰是第一个参与组建亚投行磋商的西方发达国家。为什么到6月才宣布?

  英格利希:事实上,直到最近各国才加入了亚投行。去年开始的是关于参加建立亚投行的谈判。新西兰去年12月成为首个加入谈判的西方发达国家,我们一直有意成为成员国,如果谈判进行得顺利的话。

  6月公布的是新西兰确认有意加入亚投行,签署协议。我本人6月29日在北京参加了亚投行的签字仪式。

  财新记者:新西兰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创始成员国之一。对新西兰来说TPP的重要性在哪里?

  英格利希:TPP旨在建立地区自贸协定,通过开放商品和服务贸易,加深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提振投资,在经济政策和监管领域加强合作。除了出口商和消费者能够享受到的切身好处之外,TPP还代表着在亚太地区潜在的更广泛经济整合的平台。有分析认为,一份高品质、深化、积极的协议将使TPP所有成员获益,包括新西兰。

  财新记者:今年能够达成TPP的可能性有多大?

  英格利希:新西兰致力于尽快达成高品质的TPP协议。但是同时我们也强调,只会签署对新西兰全面有利的高品质、有深度的协定。

  财新记者:你认为中国也应该加入TPP吗?

  英格利希:这终归是中国的决定。

  以下内容由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回答:

  财新记者:新西兰在亚投行的出资额是1.25亿新西兰元,分五年缴清。第一笔出资额什么时间到帐?金额是多少?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第一笔大约是2500万新西兰元,时间取决于新西兰国会什么时间批准。

  财新记者:新西兰在亚投行中的份额有多少?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新西兰的出资额为0.47%,投票权占0.66%。

  财新记者:新西兰内阁去年12月同意新西兰加入亚投行创始相关条款的讨论中,并就新西兰可接受的亚投行治理安排达成一致。什么是新西兰可接受的治理安排?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新西兰内阁认为,现有的安排可以接受,体现了国际金融组织良好的运作。这些安排包括明确的董事会和治理安排等。

  财新记者:新西兰希望在亚投行治理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新西兰认为在亚投行中发挥积极作用非常重要。和其他小股东一样,我们正在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决定如何在董事会体现自身的声音。

  财新记者:新西兰希望怎样影响亚投行决策?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我们认为亚投行董事会是施加影响的重要且有效的渠道。

  财新记者:亚投行会有分支吗?如果有,在哪里?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现在讨论在亚洲地区的分支还为时过早。

  财新记者:你认为亚投行和现有多边国际金融机构有什么不同?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与其他机构相比,亚投行的关注点更加集中,主要是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亚投行的成立可以从现有机构中吸取经验教训。

  财新记者:亚投行的贷款政策是怎样的?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这仍在讨论中。

  财新记者:美国曾表达过对亚投行标准的担忧,新西兰怎么看?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新西兰很高兴能加入亚投行,认为亚投行将为地区建设发挥可贵的作用。

  财新记者:你认为成功的亚投行需要具备哪些因素?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亚投行广泛的创始成员国为该组织提供了良好基础。此外,根据各方签署的协议,亚投行还具备有决心的领导层,明确的治理结构,在环境和社会领域也有好的开端。

  目前的挑战在于,把这些转化为高效的借贷能力。董事会将在制定具体政策上发挥重要作用。

  财新记者:亚投行怎样在民主决策和高效之间保持平衡?

  新西兰财政部发言人:这两者并不冲突。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将为达成合法而高效的决定提供良好平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