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海合会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王受文称,这将是一个全面的、高水平的、互利共赢的自贸协定,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领域和贸易便利化等。“如果协定达成,将为双边经贸合作创造更加优惠、便利、稳定的政策环境和制度保障,让双边投资潜力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动力。”

  当地时间12月19日至21日,中国-海合会自贸区第九轮谈判在沙特利雅得举行。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与海合会自贸谈判总协调人、沙特财政副大臣巴兹分别率团出席。双方就服务贸易、投资、电子商务以及货物贸易遗留问题等进行了深入交流。

  “今年以来,双方已经举行了三轮会谈,各个领域的谈判都取得了积极进展。我们希望双方在剩下的问题上相向而行,为了共同利益尽快达成协议。”12月17日,临行前的王受文在北京的中国-海湾国家经济合作智库峰会上说。

  2016年1月19日,在习近平主席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海双方宣布重启中止6年之久的中海自贸区谈判。按照双方共识,双方已于2月、5月和10月分别在沙特利雅得、中国广州和中国北京举行了第六、第七和第八轮谈判。

  王受文称,这将是一个全面的、高水平的、互利共赢的自贸协定,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领域和贸易便利化等。“如果协定达成,将为双边经贸合作创造更加优惠、便利、稳定的政策环境和制度保障,让双边投资潜力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动力。”

  “建立中海自贸区关乎双方合作后劲,早建成,早受益;早建成,所有各方都受益。”外交部副部长张明在上述智库峰会上强调,中方不是海方多元化发展的竞争对手,而是促进海方经济转型的合作伙伴。

  王受文预测,中海自贸区建成后,双边贸易和投资将实现跨域式发展。“去年,中海双边贸易只有1300多亿美元。如果能够早日签署自贸协定,到2030年,双边贸易额哪怕只增长三倍,也将达到4000亿美元。这样的情景让人期待。”

  此外,一份高水平的自贸协定将助推双方优化各自的营商环境。王受文援引世界银行今年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指出,中沙在190多个经济体中的排名都在60名之后。“这表明,我们双方都有进一步完善营商环境的必要和空间。”

  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简称海合会,成立于1981年5月,总部设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成员国包括阿联酋、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6国。

  “在中国同阿拉伯国家的合作中,海合会国家始终走在前列。”张明指出,目前,已有三个海合会国家与中国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有五个海合会国家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会员国,有三个海合会国家同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

  2015年,中海贸易额达到1368亿美元,占到中阿贸易总额的70%。中国同海合会国家进口原油总量达到1.1亿吨,占到中国同阿拉伯国家进口原油的近75%。截至2015年年底,中海签署承包劳务合同额达1028亿美元,双方非金融类相互投资额为86亿美元。

  谈判曾经一波三折

  中海自贸协定谈判于2004年启动,是中国在东盟之后进行自贸区谈判的第二个区域组织。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2002年开始启动,在2015年全部建成并完成升级。然而,中海自贸协定谈判在启动12年后尚未达成。

  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今年年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和海合会在2009年就结束货物贸易框架下97%左右商品的市场准入问题达成一致。但当时基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国际市场的变化,海合会决定停止所有正在进行中的与全球其他贸易伙伴共计17个国家和地区组织的自由贸易谈判。

  陷入僵局的谈判在去年年底迎来了转机。去年12月,海合会外长理事会决定单独重启与中国的自贸协定谈判。今年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沙特,与海合会秘书长扎耶尼进行会谈。“这次访问和会谈为中海自贸区谈判注入强大动力,双方宣布恢复谈判,开辟了双方经贸关系新篇章。”王受文说。

  中国商务部和海合会秘书处2016年1月共同发布的新闻稿指出,双方于1月17日恢复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于19日原则上实质性结束货物贸易谈判,并将加快谈判节奏,以期在2016年年内达成一份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

  巴林驻华大使阿伯杜拉指出,中海自贸协议谈判的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成为中海经济合作的里程碑,不仅会巩固并加深双边关系,还将让双方携手开辟广阔的第三方市场。目前,中国与阿曼已共同投资坦桑尼亚、巴加莫约港以及土耳其集装箱码头。

  科威特驻华大使哈亚特称,扎耶尼秘书长已表示要在中国设立一个专门的办事机构,以贴近中国政府和企业,进一步加深对华关系。“这方面能做的努力我们都会去做,因为为贸易投资和合作提供便利是我们应尽的职责。”

  双边贸易和投资有望跨越式发展

  在货物贸易方面,中国是海合会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而海合会是中国第九大贸易伙伴。王受文表示,如果自贸协定签署,中国很快将成为海合会最大贸易伙伴,而海合会也将在中国对外贸易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当前,海合会国家是中国最大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地。如果达成自贸协定,绝大多数双边产品的关税都将取消。”王受文说。此外,中方还将推进原产地数据的联网、国际贸易的单一窗口,这些贸易便利化措施将较大降低企业的贸易成本,让双方各自的比较优势和潜力得到进一步发挥。

  在服务贸易领域,双方同样具有巨大合作潜力。以旅游业为例,海合会国家正越来越多受到中国游客青睐。其中,阿联酋被评为最受中国游客欢迎的中东旅游目的地国之一。去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达到1.2亿人,但非常遗憾的是,只有不到50万人前往海湾国家。王受文认为,建立自贸区之后,双方将进一步开放各自服务市场,为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发展提供新机遇。

  在投资领域,中国进一步开放外资,对海湾国家来华投资提供机会。王受文指出,今年9月,中国对《外资法》进行修订,全面采取负面清单的方式,由外资逐案审批转为备案管理。从今年10月1日起,95%的外资企业在中国设立只需要备案。

  同时,王受文提出,希望海湾国家也能进一步对中国开放投资领域。“中国对外投资最近几年每年平均达到1200亿美元”,他指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有越来越多企业愿意走出去,这对促进海湾国家经济多元化将有很大帮助。

  金融合作潜力与挑战并存

  对于中阿合作,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要构建“1+2+3”的合作格局:以能源合作为主轴,以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两翼,以核能、航天卫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领域为突破口,努力提升中阿务实合作层次。

  按照习近平在2014年6月提出的目标,中阿贸易额要从前一年的2400亿美元在未来10年增至年均6000亿美元,中国对阿非金融类投资存量要从前一年的100亿美元在未来10年增至600亿美元以上。

  面对如此巨大的经贸和投资总量,中国正在想办法加强对海金融合作。2014年11月,中国与卡塔尔签署规模为35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并宣布在多哈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海金融合作应该涵盖更广阔的内容,”国家发改委西部司开发开放处处长孙雪珍说,“双方可以组成投资基金,扩大资金池,共同投资与双方有较大经贸往来的市场。”目前,中国已分别与阿联酋和卡塔尔设立100亿美元共同投资基金。

  张明表示,中方愿同海湾主权财富基金开展形式多样的投融资合作,为项目建设提供有力支持。“亚投行首次接入海合会国家市场就把阿曼的港口铁路项目列入了清单,丝路基金也在研究投资开发阿联酋的电站项目。”

  海湾主权财富基金实力雄厚。其中,据福布斯5月评估,阿布扎比投资局、沙特金融管理局、科威特投资局在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中位列三甲,其资产价值分别为6000-7700亿美元、6120亿美元和5920亿美元。

  这些“金主”也希望加深对华合作。哈亚特表示,科威特投资局非常关注对华业务的交流和沟通。“科威特投资局在伦敦的机构已投资1500亿美元,主要集中在伦敦地区。我们希望在中国也设立类似的投资机构,相信会有大量的资金愿意进入中国的各个行业。”

  不过,双方的金融合作也仍然存在挑战。在前述智库峰会上,中联部三局(西亚北非局)副局长张建卫就提出,尽管海湾国家有大量资金,合作潜力很大,但海方的主权基金独立性比较强,管理层面大多是西方人士或受西方经济学影响的海湾各国精英,而且对华认知存在一些疑虑和偏差。“他们更加熟悉和认同西方的运作方式,可能会对今后的双方金融合作产生一定的影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