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海合会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十年磨一剑,2004年启动至今已近10年的中国—海合会自贸区谈判即将重启,中海自贸区有望成为中国与沙特等海湾国家深化经济合作的新热点。

  昨日,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兼副首相、国防大臣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刚刚结束对中国为期4天的正式访问。萨勒曼在与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中国三位领导人会见会谈时都包含了“加快推进中国-海合会自贸区谈判”的内容。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意味着中沙关系基本恢复,但中海自贸区谈判交易内容差异大、谈判难度大,未必一定取得进展,目前不过是恢复谈判。

  尽快重启中海自贸谈判

  3月14日,李克强在中南海会见萨勒曼时指出,我们愿与沙特等海合会成员国一道,趁热打铁,尽快重启中海自贸区谈判,争取达成高水平、互利双赢的协议,以全面提升中沙、中海经贸合作。

  中海自贸区中的“海”指的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简称“海合会”),这是由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和阿联酋组成的政府间组织和贸易集团,是海湾地区重要的政治经济组织。

  海合会成员地处亚、欧、非三大洲交界处和伊斯兰文化圈中心地带,是世界主要能源生产和出口基地之一,已探明的石油、天然气储量分别占全球的45%和23%。

  除促进成员国之间一切领域协调合作和经济一体化外,海合会也积极发展对外经贸合作,启动了同中国、欧盟等多个国家和组织的自由贸易谈判。

  中国—海合会自贸区谈判于2004年7月启动,2005年4月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首轮谈判。当时考虑到中国与海合会成员国经贸关系发展迅速,双边贸易年均增长超过40%,同时,双方经济互补性很强,贸易潜力大,相互投资及能源合作领域前景好,中国—海合会自贸区谈判涵盖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经济技术合作等领域。

  迄今为止,中国与海合会已经举行五轮自贸区谈判和两次工作组会议。2009年以后暂时中止。

  今年自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中东以来,加快推进中海自贸谈判成为中海双边合作努力推动的重点。1月17日,习近平在北京会见海合会代表团时说,中海自由贸易区谈判已经持续10年,双方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中国农历马年即将到来,希望双方快马加鞭,早日签署协定。中方愿同海方共同努力,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李克强还对萨勒曼说,中方对不久前海合会外长理事会通过了对外自贸区谈判评估报告并将中国列为优先谈判对象,表示赞赏。

  中沙关系很关键

  沙特是阿拉伯国家联盟、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石油输出国组织和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成员国,并在其中起举足轻重的作用。

  殷罡对本报记者表示,沙特是海合会成员国中的领头羊,体量最大,石油生产最多、军事力量最强。

  中国与沙特上世纪90年代才建立外交关系,虽然时间不长,但两国在政治和经济上都给予了彼此强力的支持,并形成中沙战略性友好关系。

  殷罡表示,沙特在中国外交位置非常重要。沙特政局稳定,石油生产和出口稳定,同西方关系几乎没有冲突,是中国靠得住的石油进口伙伴。沙特今后开展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建设、核电站建设,给中国提供很多机会。

  沙特出口以石油和石油产品为主,约占出口总额的90%,石化及部分工业产品的出口量在逐渐增加。进口以机械设备、食品、纺织等消费品和化工产品为主。长期出口石油,沙特对外贸易长期逆差。

  据中国海关统计,近年中国对沙特出口商品主要包括机械器具、电机、电气、音像设备、服装、钢铁制品等。中国从沙特进口商品主要包括原油沥青、有机化学品、铜、塑料等。

  沙特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输出国,也是中国在西亚非洲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

  殷罡告诉本报记者,中国与海合会贸易特点鲜明,简单来说,海湾国家对中国出口资源,中国对其出口产品、工业品和技术服务。双边交易内容差异极大,“自贸区谈判会很艰难、包罗万象。”

  而2009年中海自贸谈判暂时中止以来,中沙关系也经受了不少考验。其中之一就是对叙利亚现政权的态度,中国反对沙特积极颠覆叙利亚现政权,并在联合国决议中对英美提出的要求叙利亚政权过渡的决议投了反对票。

  殷罡说:“叙利亚走上政治解决道路,沙特即使失望也得接受。中沙关系基本恢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