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智利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距离显然阻隔不了双边经贸的发展。

  8月23~28日,由智利前总统德华多·弗雷(EduardoFrei)领衔的智利经贸代表团到访上海、北京,开启为期一周的“智利周”(ChileWeek)活动。弗雷带领的经贸代表团中,除了来自智利10多个行业的企业家代表外,还包括了经济、农业、工程、经贸等智利政府主要部门的负责人,约150人。

  尽管智利是与中国距离最远的国家之一,但中智关系创下了多个第一。1970年,智利成为南美洲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1999年,智利是拉丁美洲第一个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微博]的国家;2004年,在拉丁美洲,智利首先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2005年,智利成为首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拉美国家。

  今年恰逢中国与智利建交45周年,同时又是中国-智利双边FTA签署10周年。根据FTA落实的时间表,自今年1月1日,中国与智利双边进出口中97%以上的产品都实现了“零关税”。

  弗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强调,此行在为智利企业寻找中国机遇的同时,智利也希望与中国一起探索,下一个10年中国与智利的自贸区未来该如何前行。

  10年自贸红利:智利不仅有铜矿

  2005年,在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智利总统拉各斯的见证下,中智双方签署《中智自贸协定》。《中智自贸协定》主要覆盖货物贸易和合作等内容,之后双方还签署并实施了关于服务贸易、投资的补充协定。

  在FTA的催化下,10年间中智双边贸易额变化显著。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中智贸易额已达341.52亿美元,是2005年的4.8倍。中国已成为智利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智利则成为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三大贸易伙伴。

  总结自贸区带给智利经济的最大变化,智利贸易部副部长安德烈斯·雷沃列多(AndreisRebolledo)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FTA促使智利出口的多元化,告诉世界,智利不仅仅只有铜矿。”

  智利央行[微博]数据显示,作为世界最大的铜矿产品出口国,铜矿产业是智利经济的半壁江山,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和出口额的2/3。在对华贸易中,去年,智利的铜矿产品出口占全部对华出口的77%。而在2010年,这一数字更是高达85%。因此,雷沃列多认为,FTA的落地使得智利与中国双边贸易中铜矿产品占主导的局面正逐步改善。

  弗雷也认为,结合目前铜矿石等世界范围内大宗商品价格的下降,智利需要打造多元化的经济与贸易结构。8月25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价格指数跌至5032美元/吨,为2011年顶峰时期的10189美元/吨的一半还不到。

  如今,在关税逐步降低的情况下,中智贸易中出现了越来越多食品与农产品(14.47, -0.36, -2.43%)的身影。智利商务部提供的资料显示,零关税意味着享受到免关税政策的商品由1611种增加到5725种,其中智利受益的主要产品有葡萄酒、车厘子、冷冻鳟鱼、三文鱼、橄榄油、蓝莓等。

  2004年,在智利水果的出口对象国中,中国只占了不到0.2%的份额,如今这一数字已经跃至16.6%。整个智利食品行业对中国的出口份额也由10年前的1.4%增长到去年的7.9%。其中,葡萄酒行业中国的进口份额由2%增长到8%。

  2014年,在中国进口的食品中,来源于智利的比重也愈加增大。其中,约合98%的蓝莓(总值3900万美元)、80%的新鲜车厘子(4.7亿美元)、79%的整条三文鱼、72%的新鲜西梅、60%的散装葡萄酒都来自于智利。智利甚至成为中国第二大散酒进口国,仅次于法国。

  中智未来投资机遇:

  能源、基建、旅游

  当然,在中国与智利双边贸易日趋多元化的当下,接受本报采访的智利政府官员都提到了在货物贸易稳步上升的同时,也希望双边投资能有所增加。

  中国海关的数据显示,1974~2014年期间,中国在智利的物化投资总额(有合同明确说明的投资额)达到11.67亿美元,占同期中国海外投资额的0.1%。“这一比例太小了,”雷沃列多说道,“我们希望更多的中国投资者能到智利实地去看看,多了解智利的投资机遇。”

  智利公共工程部部长阿尔贝托·乌恩杜拉卡(AlbertoUndurraga)分析,语言、距离、缺乏了解这些因素都阻碍了双边投资的增长,“太平洋并没有将智利与中国相隔,我们认为未来的机遇在亚太。”

  今年5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智利。其间,中智双方签署了自贸协定升级的谅解备忘录,同意探讨中智自贸协定升级的可能性,并于8月前启动自贸协定升级联合研究。对于FTA的升级,雷沃列多告诉本报记者,他认为有两种升级形式,比如将原本属于例外的项目纳入免税的清单,或在已有的自贸协定章节中寻求进一步的让步。

  智利官员相信,随着FTA升级的可行性进一步研究,中企投资智利的领域也会扩展。

  乌恩杜拉卡认为他此行的重任就是力促中国企业到智利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4~2021年期间,智利政府计划在基建领域投资共484.47亿美元,其中公私合营的PPP模式为353.47亿美元,私有投资为131亿美元。“智利的电网、电讯项目、铁路、公路、隧道、港口和机场等都急需中企的参与。”乌恩杜拉卡说道。

  在乌恩杜拉卡看来,目前中国企业在智利的发展集中于铜矿领域,而在公路、水电等基建领域的投资基本为零。因此,当问及他对中资在这一领域的投资目标时,他强调,只要有1家中国企业投资智利的基建领域,就会带动其他中国企业对智利基建的关注。

  乌恩杜拉卡相信,随着中国建设银行(5.03, -0.11, -2.14%)作为拉美首个人民币清算银行今年11月在智利正式落地,将极大地有助于对智利投资感兴趣的中企参与智利基建的公私合营PPP模式。

  此外,除了基建,智利的旅游业也有待中国投资者的开发。智利旅游局亚太区市场经理巴勃罗·雷塔马尔(PabloRetamal)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智利的旅游资源也相当丰富。

  不过,中国市场目前在雷塔马尔负责的亚太地区排位第三,仅次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考虑到飞行的时间成本以及繁琐的签证申请,雷塔马尔说,智利旅游局已在探索新的时间短、成本低的飞行路线,同时,也计划与同属太平洋联盟的秘鲁、墨西哥和哥伦比亚商讨签证共享的制度,方便中国游客以及对智利旅游资源感兴趣的投资者。今年7月1日起,智利已免收中国游客赴智的签证申请费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