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区 > 政务发布

  编者按:《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在两国领导人的高度关心下,在各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双方谈判人员的艰苦努力,终于走到了签字的这一天。为了让大家了解谈判过程,我们请参与此次谈判的工作人员提供了以下谈判片断和花絮,以飨读者。

  一、一年之约

  2007年11月12日,中国-秘鲁自贸区第一次工作组会议在北京举行,中秘自贸区谈判的大幕正式拉开。

  2008年11月12日,中国-秘鲁自贸区第七轮谈判最后一次电话会议结束,谈判实质结束。

回想起第一次工作组会议开幕式上双方代表团团长一致同意“争取用一年左右的时间完成谈判”的情景,这“一年之约”竟分毫不差地圆满兑现了。

  二、相隔万里,宛若近邻

  秘鲁与中国相距遥远,分属东西半球和南北半球。但有意思的是,秘鲁人口中十分之一为华裔。因此,身处秘鲁首都利马,常有恍如回家的感觉。

  餐桌上能惊奇地发现极具中国特色的食品,如牛百叶、肉丝面、粽子、饺子等等。大街上经常见到东方面孔闪过。公园里每天有一大帮人打太极拳。利马城中名为“CHIFA(吃饭)”的中国餐馆更是处处可见。这拉近了中秘双方的距离,减轻了中方代表团离家万里的思乡之苦。

  三、最长的一天

  利马与北京时差长达12小时,利马的夜里12时就是北京第二天的中午12点。在紧张的谈判过程中,为节省时间和费用,我方人员经常需要不间断的飞行,连续转机,直达利马。

  飞机于北京时间凌晨起飞,经西班牙、巴西,经过近35个小时后抵达利马,是利马时间晚上11点多,与在北京起飞时仍属同一天。这被我谈判人员戏称为“最长的一天”。

  四、从13.89%到10%

  双方谈判,既有友好的协商,也有针锋相对的较量。在市场准入谈判中,中方提出按照世贸组织的一般要求,例外产品税号和贸易量的比例不能超过10%。而秘方表示其纺织、服装和鞋类产品竞争力较弱,而从中国又进口较多,要求其例外产品的贸易量比例高于10%,后来秘方实际出价例外产品贸易量的比例为13.89%。为了把13.89%压到10%,双方进行了长达6轮的较量。仅在第5轮谈判中,秘方就两次中断谈判,征求其国内产业部门的意见,经过反复沟通和磋商,最后秘方同意把例外产品比例降到10%以内,对超出的3.89%,中方同意秘方在16年的过渡期内降税到零,同时中方也对相应的农产品争取了12年到17年的较长过渡期,该问题至此得到解决。

  五、电话谈判

  中秘双方约定,双方在北京举行的第6轮谈判将解决中秘双方所有的遗留问题,并审核所有的条款案文。为此,双方准备用两周时间完成谈判。双方从2008年10月13日开始谈判,第一周谈判进展总体顺利,双方终于解决了前述13.89%的问题,其它议题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经过反复磋商,仅剩秘方对我36个农渔产品要价需要进一步磋商,秘方表示这是最后要价。

  正当中方对其要价分析研究之际,秘方通知我方,其要价要由36个扩大到50个。我方表示无法接受。秘方见解决问题无望,于10月22日提前回国。

  此后,双方采取了通过电话谈判、电子邮件确认的独特的谈判方式继续进行磋商。商务部易小准副部长和仇鸿部长助理先后三次与对方举行电话谈判会议,解决了谈判的遗留问题。

  六、总统来信

  两国自贸谈判不光是双方谈判人员的事,也牵动着两国领导人的神经。2007年9月,胡锦涛主席和秘鲁总统加西亚共同宣布启动《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此后,两国领导人都十分关心自贸区谈判的进展。秘鲁总统就中秘自贸谈判先后三次给胡主席来信。特别是在第六轮谈判破裂后,2008年10月30日,加西亚总统致函胡主席,表示希望在胡主席将于当年11月对秘鲁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宣布中秘自贸谈判结束。为了显示秘方诚意,秘方将原来对50个产品的要价缩减到34个。考虑到秘方要价与以前相比已大大降低,我方谈判人员加紧与秘方进行谈判磋商,争取到了对我有利、同时秘方能够接受的结果,顺利结束了谈判,并且在胡主席访问秘鲁时由两国领导人共同宣布自贸谈判圆满结束。

  七、武术和中医

  秘鲁华裔人口占十分之一,武术、中医等中华文化瑰宝在秘鲁也影响深远,市场巨大。为进一步推广我国的中医、武术等传统服务产业,同时为中医、武术在秘创造一个更为稳定、健康的发展环境,中方在中秘服务贸易谈判中一开始便将这两项作为重点要价向秘方提出。几经磋商,几番交换,在最后一轮谈判秘方终于同意将中医、武术列入服务贸易承诺表,并承诺给予我国民待遇。在我与外国签署的自贸协定中,中秘自贸协定第一个将中医、武术等列入承诺表。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更多的秘鲁人能领略到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和中华武学的神奇魅力。

  八、“晃动中”的考察

  为了让秘方对中医和中国武术有直观的了解,争取使其向我开放此领域的服务,中方安排秘方于第三轮谈判期间参观北京的中医院和武术学校。2008年5月12日下午,双方代表驱车前往郊区某武术学校,途中发现长安街两侧的写字楼前人头攒动,颇为不解,直至后来惊闻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并震及北京,方始明白。谈判期间,秘方多次对我遭此巨灾表示同情,向罹难民众表示哀悼。

  后来,秘鲁政府专门设立了国家哀悼日,悼念汶川地震罹难者。这充分反映了中秘两国人民的深厚情谊。

  九、4种对22种——地理标志保护问题

  “皮斯科酒”(PISCO)是秘鲁人引以为骄傲的一种蒸馏葡萄酒,加之以柠檬汁、蛋清、白糖、桂皮粉,便是秘鲁的“国饮”——“酸皮斯科”(PISCO SOUR)。秘鲁的近邻智利也产皮斯科酒,但皮斯科城在秘鲁,所以秘鲁人一直以“皮斯科”的正宗唯一原产地自居。实际上,秘鲁向中国抛来“自贸橄榄枝”的起因之一便是这个“皮斯科”。秘方要求中方对秘鲁的皮斯科酒等产品提供地理标志保护,中方也顺势提出秘方也应对中国的特色产品进行保护。经过反复协商,中方承诺对秘鲁的皮斯科酒、楚鲁卡纳斯陶瓷、库斯科大粒白玉米、伊卡帕拉菜豆等4种特色产品提供地理标志保护,而秘鲁则承诺对我22种产品提供地理标志保护,分别是:安溪铁观音、绍兴酒、涪陵榨菜、宁夏枸杞、景德镇瓷器、镇江香醋、普洱茶、西湖龙井茶、金华火腿、山西老陈醋、宣威火腿、龙泉青瓷、宜兴紫砂、库尔勒香梨、岷县当归、文山三七、五常大米、通江银耳、巴马香猪、泰和乌鸡、福鼎四季柚、南京云锦等。谈判结果可谓是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供稿:朱洪、蒋季青、陈超、李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