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刚刚结束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4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行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又转战到了另一个双边外交场合。

  据新华社利马11月21日电,习近平11月21日在利马同秘鲁总统库琴斯基举行会谈。两国元首高度评价中秘关系发展和各领域务实合作成果,就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

  会谈后,两国元首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秘鲁共和国政府2016年至2021年共同行动计划》以及经贸、矿业、工业园区、信息互联互通、经济技术、质检、环境等领域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据中国商务部网站11月21日消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秘鲁总统库琴斯基的见证下,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秘鲁外贸旅游部部长费列罗斯在秘鲁利马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秘鲁共和国外贸旅游部关于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升级的谅解备忘录》,宣布启动双边自贸协定升级联合研究。

  没有像巴西那样经济过于陷入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泥淖,秘鲁作为近期拉美地区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相继承办了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联合年会,8年内两次主办APEC会议。总统库琴斯基上任之初提出了“促进工业化和经济多元化”的构想,“安第斯山雄鹰”秘鲁有着自己的期待。

  习近平17日在秘鲁《商报》发表题为《共圆百年发展梦同谱合作新华章》的署名文章,文章中提到,“中方建议加强两国产能和投资合作,愿为秘方提供工业化所需全部装备和技术,并提供人员培训和配套融资,帮助秘鲁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实现两国合作质量和效益双丰收。”

  “平衡拉美地区战略的一步”

  今年9月,新当选的库琴斯基一改前任首访选美国的传统,把中国作为首次出访目标。彭博社当时称这是“时代的征兆”。

  作为此前唯一既同中国建有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又签有双边一揽子自贸协定的拉美国家(注:习近平此次访问拉美期间,中国和厄瓜多尔的关系也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习近平17日在秘鲁《商报》发表题为《共圆百年发展梦同谱合作新华章》的署名文章,文章中称,“尽管近年来世界经济形势‘寒风凛冽’,但中秘务实合作‘春意盎然’。”

  中国是秘鲁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国。

  今年1至8月,双边贸易额同比增长9%;多年来,秘鲁成为吸引中国投资最多的拉美国家之一,超过170家中国企业在秘鲁投资兴业,各类投资累计超过140亿美元。

  来自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对中国海外资金流向的跟踪分析显示,过去10年中国企业对秘鲁的投资比相同时期中国在墨西哥、智利、厄瓜多尔投资的总和还要多。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张森根教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相对于太平洋联盟国家,传统上中国与南方共同市场国家走得更近,但需要指出的是,像厄瓜多尔、秘鲁、智利等中小国家,经济体量虽不大但私人经济发展得不错,习近平主席此访选择上述三国,对于确保中国在拉美地区的战略平衡将有裨益。

  仅有贸易和投资,秘鲁还不够

  11月初,秘鲁最主要出口物——铜价格的增幅已达到14%。而秘鲁其他主要出口物,如黄金和石油的价格也一改之前的暴跌趋势,开始出现明显反弹。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财经频道(CNN Money)还作出这样的预判——特朗普的当选或将给秘鲁带来更多利好。特朗普在大选获胜讲话中提及将在美国内陆城市大兴土木,这个计划将持续带动秘鲁铜价的上涨。

  据委内瑞拉南方电视台(TeleSur)报道,在此次APEC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向拉美国家喊话:不要“假设最坏局面的出现”,不要过早对特朗普的拉美政策下定论,尤其是在贸易政策方面。

  此次APEC峰会召开之际,库琴斯科发表电视演说称,“作为中等规模经济体,秘鲁还将创造大量的贸易机会……贸易是我们经济增长的引擎。”

  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主要贸易伙伴美国潜在的市场需求,对秘鲁而言,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

  中国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近日撰文指出,自2002年以来,秘鲁经济年均增长率达6%,但到2015年,经济增长率仅为3.2%,通胀率为4.2%,超出政府年初预期,而且就业形势堪忧。

  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作为拉美近期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在过去十年,秘鲁把贫困率从50%减至22%,但比起智利等拉美经济状况较好的国家,它的贫困率还是较高的。

  《经济学人》指出,仅凭贸易这一项,对拉美本地就业率的拉动实在有限。中资对于基础设施以及自然资源领域投资所创造的就业岗位,仍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

  产能为引擎,自贸协定待升级

  对于这样的状况,中国和秘鲁都在求变。张森根对澎湃新闻指出,尽管中国和秘鲁双边关系一直顺利,而且新的政府也将延续以往的势头,但中国和拉美国家的经济关系还存在一些困难。以10年内5000亿美元的双边经贸目标为观察角度,目前来看,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双方努力作出经济合作模式的调整。对于拉美诸国来说它们在试图改变以原材料出口为主的传统经济地位。

  在21日与库琴斯基的会面中,习近平指出,(中国和秘鲁)要实现经贸合作换挡提速,把产能合作这一新引擎真正发动起来,推动重点项目取得早期收获,继续发挥矿业、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等传统引擎的作用,挖掘环保、清洁能源、信息互联互通等新的合作增长点,积极探讨自由贸易协定升级,为双边贸易增长和优化注入新动力。

  在能源合作领域,万喆指出,目前中国和厄瓜多尔、秘鲁、智利三国的矿业能源合作主要基于勘探和开采等上游领域的合作,未来双方可逐渐向初级产品加工、物流、市场分销等下游产业链延伸。

  在交通领域,两洋铁路项目始终是中秘之间敏感的一根神经。秘鲁驻华大使卡普纳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两洋铁路项目仍在推进,现实是项目需要花时间来决定预算、路线和时间。为此秘鲁在与中国、巴西进行政治商讨。而秘鲁国内的铁路项目,可能会比两洋铁路进展更快。

  对此,张森根指出,两洋铁路牵涉到巴西、智利、玻利维亚等国家,不必操之过急,从具体国家一段段修起来也是可行的。“从美国经过墨西哥再到中美洲的公路修筑当年也不是一蹴而就。除了拥有技术资金外,与当地相关国家协调好,在确保国家利益的同时调整好国际关系利益格局非常重要。”他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