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区 > 政务发布

  2015年6月17日下午,商务部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就中澳自贸协定签署召开中外媒体吹风会,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出席并回答了记者提问。商务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副主任胡锁锦主持吹风会。吹风会实录如下:

  胡锁锦:今天上午,在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先生的见证下,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先生与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长罗布先生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共同签署了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为了使媒体朋友们了解更多的有关中澳自贸协定的情况,以及对两国经贸关系等方面的影响,中国商务部今天在此举行媒体吹风会,邀请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先生回答大家的提问。下面开始提问。

  新华社记者:请问王部长,中澳自贸协定对于中国有哪些重要意义?

  王受文:中澳自贸协定应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定。第一个意义,它表明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它有成熟的市场经济,有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治理模式。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与澳大利亚签署自贸协定,是中国与一个比较大的发达国家签署的第一个自贸协定。我们两个国家有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有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发展阶段。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与成熟的发达国家签署全面的自贸协定,表明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决心。

  第二个意义,中国和澳大利亚是RCEP的两个重要成员,也是亚太经合组织的两个重要成员。在RCEP和亚太自贸协定内,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他们都有不同的历史背景、经济发展水平,因此,一个发展中大国和一个发达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必将给RCEP乃至亚太自贸协定以启示。

  第三个意义,这个协定对中澳今天的经济发展,对我们的发展战略都有很好的推动作用。澳大利亚的一个研究机构做了一项分析,中澳自贸协定达成,对澳大利亚的GDP贡献是0.7个百分点,对中国的GDP的贡献是0.1个百分点。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澳大利亚也将提出北部地区发展计划,这都需要来自中国的投资,来自中澳之间服务贸易的发展、相互投资的促进。所以这个自贸协定给两国之间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关系都会带来很大的推动,有助于两国经济的发展。

  第四个意义,中澳自贸协定给两国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以及其他规则领域提供了制度保障。今天,阿博特总理讲到,十年前,我们刚刚谈自贸协定的时候,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贸易额很小,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也很小,服务贸易也很小,旅游人数、留学生人数都很少。但今天,我们两国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双向投资方面水平已经非常高,这就需要我们有一套制度,来对这些方面的关系进行界定,而自贸协定就是一个很好的界定。因此,我认为,这个协定不仅对中国和澳大利亚,而且对亚太地区其他国家都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

  凤凰卫视记者:中国已经和13个国家签署了自贸协议,今天中澳之间也正式签署了自贸协议,请问您是怎么评价这个协议的?

  王受文:今天,中澳两国签署的这个协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议。正如阿博特总理所讲的,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式的协议。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一个成熟的发达经济体所签署的协议,是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二十一大贸易国所签署的协议。澳大利亚也是中国的第五大贸易伙伴,和澳大利亚签署这个协议非常重要。对澳大利亚来说,中国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比澳大利亚对它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即日本、印度、韩国、美国的出口总和还要多,所以这个协议对澳大利亚来说无疑也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中澳双方都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议。

  同时,这个协议也是一个全面的、范围非常广的协议。它既包括通常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也包括投资领域。特别是在投资方面,现在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是中国除对香港之外投资最多的。此外,政府采购、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等二十一世纪议题在此次协定中也都涉及。因此,可以说它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

  我认识,这个协议也是一个高水平的协议,对于中国的货物来说,澳大利亚承诺在五年之内把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的所有产品关税降为零,这对中国的出口企业来说,将是巨大的市场机会。在服务方面,澳大利亚是第一个承诺给中国的服务贸易以最惠国待遇的发达经济体,也就是说澳大利亚未来给别人的待遇都会给中国,中国当然也会给澳大利亚服务业方面一些开放的机会。在投资领域方面,澳大利亚对中国私营企业的投资原来审查的门槛是2.48亿美元,也就是只要超过2.48亿美元就要审查。而协定生效后,对中国私营投资审查的门槛将提高到10.78亿美元,也就是10.78亿美元以下的都不审查了,自动登记了,当然还有一些行业是例外的。所以我说它是一个非常高水平的协议。同时,我认为这个协议也是一个平衡的协议,澳大利亚给中国一些市场准入的机会,同时澳大利亚也得到了中国给予一些市场准入的机会。所以说这也是个平衡的协议。

  财新记者:一般来说,高关税是对国内的某些行业有保护作用,请问签署自贸协定后,哪些行业会最先受到冲击?中国有没有对这些行业有一些扶持的计划出台?另外,未参与到这个协定中的7%的产品是什么?

  王受文:中国和澳大利亚的产业结构是非常互补的,但有一些行业是相互竞争关系,且澳大利亚的竞争力是非常强的。比如澳大利亚的农产品就具有非常强的竞争力。澳大利亚的耕地面积是4亿公顷,在中国我们只有1.2亿公顷,它在自然资源禀赋上比中国要优越得多,因此它的农产品价格和我们相比是有竞争力的。所以,对于农产品行业,中澳之间也达成了一个谅解。比如说对一些比较敏感的农产品,我们关税取消的时间长的有15年;对敏感一点的农产品,我们采取了关税配额的方式;对更加敏感的农产品,我们还安排了特殊保障措施,像牛肉、奶粉等。还有一些产品我们不降税。您刚刚问的实际上是3%的产品,中国对澳大利亚97%的产品最后都要降为零,还有3%不降为零,是例外产品,这些产品大多数是农产品。大家可能会觉得在农产品方面中国保护的比较多,但实际上我认为即便考虑了这些措施,照顾了中国敏感的农产品行业的利益,澳大利亚农产品仍然获得了非常大的机会。今天中国进口牛肉、羊肉最多的国家就是澳大利亚,所以这个协议对澳大利亚的农民来说也是有非常多的利好。

  财经记者: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中国的服务业市场也越来越大,如何能够把中澳FTA关于服务业的措施具体落实,让有澳大利亚特色的服务业出口到中国来。同时,中澳FTA实施,将对中国金融、教育等行业带来一些压力,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王受文: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三大服务贸易国,而且2014年中国服务贸易增长10%,速度是非常快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要进一步扩大服务业的开放,包括您所提到的金融、教育、养老、电子商务、商贸物流、审计会计等。我们在上海自贸区以及今年新设立的福建、广东、天津自贸区内也进一步开放了服务业。对香港、澳门我们还特别规定了在广东省对港澳服务业的全面开放,在中澳自贸协定里面也对服务业做了一些制度上的安排。所以,对澳大利亚的服务提供者来说,他们进入到中国的市场机会有一个制度性的保障。当然,能进多少,要取决于澳大利亚服务业提供者自身的竞争能力,以及在中国市场的进取精神。同样,对于中国来说,金融行业、教育行业这些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确定要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领域,我们在设计开放措施的时候就注意到既要扩大开放、引进竞争,提高这些行业的效率,促进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也要防范风险,对我们国家安全造成损害的,我们要采取一些措施予以保护,避免这些产业受到损害。

  2015年一季度,服务业占我国GDP比重已经超过了51.8%,服务业开放有利于我国服务业的发展,因此,服务业开放是我们既定的方向。因为我们有风险防范机制,所以服务业的开放也是积极、稳妥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