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5月8日,在全球最大的煤炭吞吐港口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煤炭示威游行,人们划着皮艇挡住港口,载满煤炭的货轮被堵在港口中动弹不得。

  在纽卡斯尔港,运输船把煤炭源源不断的运往中国、印度等国港口。随着2016年1月1日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正式实施,从这里运往中国的动力煤税率从6%下调到4%,这提高了澳大利亚煤炭在中国市场的价格竞争力。加上一季度中国宏观经济回暖,澳大利亚煤炭在中国市场迎来了小阳春。

  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3月份,中国进口煤炭1969万吨,同比增长15.62%,环比增长45.42%,其中,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576万吨,环比增长30.22%,同比增长7.64%。

  不过,5月8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4月份进口煤炭1800万吨,同比下降5.76%;环比下降4.52%。

  自贸协定提高澳大利亚煤炭价格竞争力“澳大利亚的煤炭相对来说,有自贸区的政策优势,价格竞争力相对更强”,长期跟踪煤炭行情的“煤炭网”张女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但是,现在国内煤炭市场整体性低迷,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并不大。”

  2015年中国市场煤炭总需求为30亿吨左右,进口煤炭总量为2亿吨,占据7%左右的市场。

  根据中澳自贸区协定的内容,2015年12月20日起,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动力煤税率,第一年降至4%,第二年递减至2%,第三年开始为零关税;焦煤、褐煤、无烟煤则从协定生效起就执行零关税。此前,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动力煤执行税率为6%,焦煤税率为3%。

  如果以当前的煤炭价格计算,税率从6%降低到2016年的2%,意味着澳大利亚进口的动力煤成本将下降18元/吨左右,焦煤税率从3%下降至零,意味着成本下降20元/吨左右。

  在价格优势的刺激下,澳大利亚3月份出口中国煤炭576万吨,环比增长30.22%,同比增长7.64%。

  中国35%的煤炭进口来自于澳大利亚,澳大利亚17%的煤炭出口是运往中国。2015年中国总共进口煤炭2亿吨,其中,自澳大利亚进口7091万吨,仅次于印度尼西亚的7376万吨。

  尽管如此,“我们观察到,近期动力煤产地价格上涨,但下游需求依然低迷”,张女士分析说,“中煤、神华等企业挂牌价都是稳定的,没有变动过。总体来看,煤炭行业大环境并不好,需求弱。”她说。

  “焦煤情况略微好一些,但动力煤受制于电厂需求不足,清洁能源替代、传统淡季等因素影响,需求很弱,价格很难有反弹”,大宗商品及汇率专家、商务部中国企业走出去研究中心顾问吴东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国际煤炭市场前景渺茫

  让国际煤炭市场忧虑的是,无论中国还是印度,都在持续缩减煤炭进口量。5月10日,印度港务局发布数据,印度12个大型港口4月份进口炼焦煤同比大幅度下降35.4%。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向私营企业开放煤炭行业,积极减少煤炭进口,减少对国外煤炭的依赖。根据印度煤炭公司的预测,预计煤炭进口量将从2015年的1.85亿吨下降到2016年的1.55亿吨。

  2015年,中国煤炭进口量同比缩减了30%,根据IEA预测,2020年中国的煤炭需求将从目前30亿吨左右,下降到26亿吨左右。

  “全球未来对煤炭的需求将越来越小,”张女士说,“德国已经提出目标,未来将全部取消火力发电。发达国家都在逐渐缩减火电。”

  对于印尼和澳大利亚来说,风险正在酝酿。印尼和澳大利亚75%和89%的煤炭都依赖出口。2015年印尼煤炭产量为3.92亿吨,出口量为2.945亿吨;澳大利亚方面,2015年煤炭总产量为4.42亿吨,出口3.95亿吨。

  另据报道,澳大利亚煤炭行业中,有2/3是亏本生产的。5月10日,中信资源宣布抛售澳洲昆士兰的煤矿矿权,出售其在OliveDownsSouth、OliveDownsSouthExtended和Willunga的矿权权益给PembrokeResourcesGrou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