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区 > 各方观点

    原标题:中澳自贸协定“红利”有哪些

  作为中国对外贸易合作的重中之重,中国与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FTA)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标志着两国贸易合作从此进入崭新阶段。中澳自贸协定在内容上涵盖货物、服务、投资等十几个领域,实现了“全面、高质量和利益平衡”的目标。除了刺激两国经济增长,也将给两国普通民众带来更多实惠。

  涵盖多领域,目标多样化

  2015年11月17日,习近平主席对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时,与阿博特总理共同确认并宣布实质性结束中澳自贸协定谈判。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澳大利亚贸易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在两国领导人见证下,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关于实质性结束中澳自贸协定谈判的意向声明》。至此,历时近10年的谈判画上圆满句号。

  据报道,2015年12月25日上午11:30,一艘载有7.9万吨烟煤的货船安全驶达珠海高栏港码头。这批原产国为澳大利亚的烟煤,是自2015年12月20日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生效以来,在拱北海关通关的首批进口受惠货物。本刊记者从海关总署了解到,这批烟煤是由拱北海关下属的高栏海关负责办理的便捷通关手续。此外,2015年12月26日上午9时,原产地为澳大利亚的14万吨动力煤在舟山海关申报进口,受惠于中澳自贸协定生效以来第一次关税降税举措,关税税率由6%降至4%,该进口企业单票货物节省开支近91万元。

  不只是能源产品进口领域获得红利,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的牛羊肉、葡萄酒、乳制品、龙虾、鲍鱼等产品也将逐步降低关税。近年来,来自于澳大利亚的部分食材已经摆上了人们的餐桌,这次“降税”,对广大消费者而言也是利好消息。据悉,2016年1月1日起,澳大利亚岩礁虾、鳌龙虾等虾类的进口关税下降到6%;活、鲜或冷冻鲍鱼、海参等关税下降到8.4%;鲜、冷鲑科鱼肉下降到7.2%。此外,到2019年,产自澳大利亚的葡萄、樱桃、芒果、苹果等水果将变为“零关税”。

  记者随机走访了沃尔玛、家乐福、北京华联等超市,以期了解进口自澳大利亚的商品价格变动情况。部分超市分店店长表示,进口商品从进口渠道到终端消费者手中尚有一段距离,但预计半年以内相关进口食品的价格将会有较大幅度的下调。受惠于此次“降税”,消费者可以在相近种类的食品中做出更多“个性化选择”。

  关税减免,降低准入门槛

  中澳自贸协定实现了全面、高质量和利益平衡的目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刊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黄俊立,请他谈谈中澳自贸协定的战略意义。黄俊立认为:“在美日积极促成《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的背景下,中国与澳大利亚开展经贸领域的深度合作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此前,中国已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14年双边贸易额为1281.7亿美元。此次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将给两国经贸领域的合作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同时使中国在贸易领域的全方位‘合作布局’凸显成效。”

  记者从商务部官方网站了解到,中澳自贸协定生效后,中国96.8%的税目将实现自由化,且均采用线性降税这一直接降税方式,其中5年内完成降税的税目比例为95%,剩余产品降税过渡期最长不超过15年。澳大利亚所有产品均对中国完全降税,自由化水平达到100%,其中91.6%的税目关税在协定生效时即降为零,6.9%的税目在协定生效后第3年降为零,最后1.5%的税目关税在协定生效后第5年降为零。

  据报道,此前,澳大利亚政府一直对针对本国的外国投资设有审批手续,以确认该投资是否符合本国利益。中澳双方此次就放宽相关审批手续也达成了共识。中国民营企业无需经审批即可对澳投资的基准金额由先前的2.48亿澳元提高至10.8亿澳元,与日美等国企业处于同等水平。

  就中澳自贸协定给中国企业带来的“投资红利”,《人民周刊》记者采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蓝庆新,他表示:“中澳自贸协定的大幅关税减免,增加了企业投资的市场准入机会。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非国有企业采取了降低投资审查门槛等一系列举措,这些举措将促进双方的经贸交流与合作,提升相关企业产能和国际发展空间。”

  给供给侧改革带来红利

  中澳贸易合作加深,也将对供给侧改革带来积极影响。《人民周刊》记者采访了某证券公司特许金融分析师杨先生,他表示,促进供给侧改革创新的过程,是以新要素推动新常态,逐步由低水平供求平衡演进到高水平供求平衡的过程。对此,工信部已确定2016年开展改善消费品供给专项行动,促进轻工、纺织、食品等产业创新发展;同时, 过剩产能需要得到化解,工信部表示将出台“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等相关扶持措施。

  对于供给侧改革将会从中澳自贸协定中获得的相关红利,蓝庆新认为,首先,就中国而言,中方的制造业产能将能够以更低成本、更方便的渠道进入澳大利亚供给侧,这可以促进中国出口业和制造业相关投资,有助于化解目前国内的过剩产能。其次,中国企业开展对澳大利亚的经贸交流,必须要符合澳大利亚的相关技术标准。这对中国企业的发展建立了高标准的倒逼机制,可以促进部分中小型企业提升生产技术水平。最后,在多项举措下,中国民营企业也将更方便地走进澳大利亚,一定程度上为民营企业开辟了广泛的国际发展空间,可缓解新常态下国内供给过剩局面,调整供给结构,进行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从而推动供给侧改革顺利实施。

  “由于澳大利亚税率相对中国要略低一些,为了提高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中澳经贸领域全面合作也将推动国内供给侧改革的减税步伐。”蓝庆新提出了食品升级和减税双轮驱动、循环发力的发展前景,“在关税减免的驱动下,中国对澳大利亚优质能源、矿产和农产品的进口量将增加,也会降低中国相关产业的生产成本,最终促进消费者食品消费结构的全面升级。”

  蓝庆新同时指出:“中澳自贸协定的生效,由经济推动政治,也使得中国与澳大利亚的政治互信极大提升。这将有利于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提升和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使得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更加务实、更加开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