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智利自贸协定升级谈判 > 各方观点

就在逆全球化思潮泛滥、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当下,外贸大省江苏如何应对国际经济新变局,面对持续增多的不确定性不稳定因素作何选择?

刚刚结束的“FTA惠苏企”全媒体行活动,在对我省一大批外贸企业深入采访后有了答案:我国大力推进的自贸协定和自贸区建设,成为江苏企业撬动和拓展国际市场的新动力。分享制度红利,自贸协定签到哪里,国际市场布局就跟到哪里。

关税优惠成扩大进出口新砝码

两天前,南京德朔实业有限公司从马来西亚进口10万粒锂电池,下周还有10万粒到货,总货值20多万美元。至此,公司今年已进口近800万美元,相当于去年全年进口的八成。“我们主要生产出口电动工具、割草机械等,每年要大量进口锂电池、塑料粒子、开关、保险丝等料件。”公司副总经理刘义说,锂电池约占进口总额的1/3,凭借供应商提供的东盟优惠原产地证,进口关税从12%降为零,德朔公司一年可节省140多万美元。

今年以来,我省进出口回稳向好态势逐步明朗,对15个优惠贸易协定国家或地区进口更是可圈可点。南京海关统计,1-7月,全省进出口22163.5亿元,同比增长20.7%。其中出口13602.2亿元,进口8561.3亿元,分别增长18.2%和24.9%。南京海关副关长叶建介绍,同期我省对优惠贸易协定区域进口货物656亿元,增长34%,高出进口总体增幅9.1个百分点。

江苏检验检疫局和省贸促会统计显示,前7月,全省签发自贸协定原产地证书29.74万份,出口货物享受自贸伙伴关税优惠约9.4亿美元,同比增长17.3%,创历史新高。

按照相关国际规则,自贸协定或自贸区覆盖的企业进出口,凭借优惠原产地证书就可以享受关税减免和市场准入红利。

苏州市弘力五金创业15年,生产外销各类膨胀螺丝,最近两年发展提速,年出口从不到100万美元跃升至去年的1500多万美元。总经理陈勇说,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一家境外企业,双方质量品质不相上下,2015 年底中澳自贸协定生效后,进口税率优惠让弘力的优势显现。同时,因为中韩自贸协定生效,弘力实现了韩国市场的突破。今年公司出口有望超过1700万美元。

“现在外销市场不好做。原材料、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这都压缩了利润空间。”无锡万斯集团总经理严红姣说,只要有优惠政策,就会尽量用起来。中澳自贸协定生效以来,万斯累计对澳大利亚出口床上用品1.8亿美元,关税从10%降至零,给国外客户带来关税优惠1300多万美元。

市场开拓跟着自贸协定走

逆全球化必然带来贸易摩擦、关税壁垒的增多,而在江苏企业看来,自贸协定正是规避或破解这些麻烦的利器。

“自贸协定签到哪里,我们的营销谈判就到哪里。”莱克电气海外营业部部长韩丽芳说,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把自贸协定区域作为市场开拓重点。最明显的是亚洲和大洋洲市场,东盟、韩国和澳大利亚自贸协定生效后,出口额迅速增长。其中对澳出口从2015年的106万元猛增到去年的3016万元。

“降低贸易伙伴的关税成本,提高了客户的满意度。我们在贸易谈判特别是新兴市场开拓中尽量利用自贸协定。”南京东沛集团总经理孙健说,公司生产的羽绒服5年前对智利零出口,中国-智利自贸协定签署后,企业去年出口智利200万美元,目前已占智利羽绒服市场30%左右。

无锡斯莱克精密设备公司副总经理单金秀坦言,对他们来说,每签一份自由贸易协定就等于多了一个国际市场。

主要客户在欧洲,而欧盟进口关税高达12%,这是两三年前江苏苏美达轻纺公司的境遇。总经理范雯烨说,因为中国-东盟自贸协定和缅甸-欧盟自贸协定都是零关税,他们便实施“借船出海”战略,在东盟成员国缅甸设立服装基地,将中国的原辅材料出口到缅甸生产茄克、棉衣等,可享受中国-东盟自贸协定关税优惠,在缅甸制作成衣销售到欧盟国家和地区,又可以享受免征关税优惠。目前缅甸服装基地用工数达4000人,今年出口将超1亿美元。

“深入开拓自贸协约国市场,相信贸易壁垒是可以被打破的。”苏州商务局副局长王志明说,苏州商务局经过5年谈判,在埃塞俄比亚成功建设境外合作园区,让入驻的63家苏州企业享有埃塞俄比亚与其他国家的自贸协定优惠税率,这些企业已100%实现盈利。

“金钥匙”利用率有待提高

在自贸协定红利受益企业眼中,“一纸抵万金”,优惠原产地证书被称为“纸黄金”,是开启国际市场的“金钥匙”。但就江苏这个贸易大省而言,自贸协定利用率仍待提高。省商务厅副厅长孙津认为,我省企业对各自贸协定的利用仍有较大进步空间。

1—7月,我省对各优惠贸易协定区域出口同比增幅,低于总体增幅0.9个百分点。和全国比,上半年我省优惠贸易协定项下进口额同比增速,也低于全国5个百分点。

江苏检验检疫局通关处薛卫兵分析,我省企业利用自贸协定存在两个短板,一是广大小微企业,因为订单小,谈出口业务时对方客户没有提出要求,容易忽视这个优惠条件。还有的企业缺少专业人员,有的企业甚至怕麻烦。二是从事OEM、ODM的企业积极性不高,因为没有议价能力,通常由发包商按生产成本+加工利润结算,如果客户不提要求,企业不会主动办理出口优惠原产地证。

也有企业对自贸协定优惠原产地证心存疑虑。南通市一项调查显示,22.73%的企业认为原产地判定和相关文件制作太复杂。有的认为,备案签证要求较高,比如东盟优惠证填制稍有不慎,就可能享受不到优惠。另外,针对退证查询正成为一些进口国贸易保护新的手段,有企业反映退证查询负担较大,可能导致暂缓甚至取消商品优惠关税,不但影响货物通关速度,还增加企业出口负担。

更多的是企业对自贸协定缺乏了解。南京海关关税处朱珏介绍,苏州一家企业从瑞士进口产品但自贸协定利用率偏低,不久前到企业调研发现,进口要经过德国仓储,而自贸协定规则对运送途径要求非常严格,经过第三国需提供当地海关出具的未再加工证明。

对此,相关部门正进一步采取措施,扩大自贸协定知晓面。商务、海关、检验检疫、贸促等机构联手,宣传普及自贸协定知识,针对性地解决企业实际难题。改进服务,通过无纸化、异地办证等创新举措,方便企业办证。同时引导企业提高利用自贸协定的主动性,包括让非自主品牌出口企业明白,自贸优惠政策既可能让其分享相关红利,更是增进与客户合作争取更多订单的有利条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