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秘鲁自贸协定升级联合研究 > 各方观点

  中国-秘鲁自贸协定升级第一轮谈判暨中国-秘鲁自贸区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日前在北京结束。双方一致同意,加快推进谈判进程,努力实现升级目标,力争谈判早日结束。

  中秘自贸协定自2010年3月生效,是中国已签署货物贸易自由化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之一。此后,中国成为秘鲁第一大贸易伙伴,秘鲁成为中国在拉美地区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投资对象国。2018年中秘双边货物贸易额达231亿美元,同比增长14.7%,是协定实施前的3.6倍。

  自贸协定与时俱进

  商务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司长张少刚表示,开展中秘自贸协定升级谈判体现了双方进一步深化和拓展经贸关系的共同愿望和需求,符合两国企业和人民利益。

  在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看来,自贸协定升级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他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中秘自贸协定签署较早,此后签订的一些自贸协定的开放程度,无论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还是投资的市场准入方面,都比中秘自贸协定水平高。另一方面,中国在世贸组织框架下主动扩大对外开放。比如近五年在自贸试验区当中先行先试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以及对外资在金融、物流、文化教育等更多领域扩大开放,但这些内容在原自贸协定中没有得到体现。“近年来,中国连续自主降低关税,相比之下,中秘自贸协定此前确定的关税水平已经不合时宜,需要重新考量。在此背景下,升级谈判是必然要进行的,并且要跟上中国新一轮迅速扩大开放的形势。”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岳云霞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此次升级谈判透露出两方面的信息:一是谈判进展顺利,双方也取得了重要共识,并初步确定了下一轮谈判的时间;二是通过对前期中秘自贸协定成果和问题的梳理,总结和确定未来谈判的方向和重点议题。目前来看,首轮谈判为后期的谈判奠定了良好基础。

  “中秘自贸协定是中国已签署的货物贸易自由化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之一,传统的议题,尤其是货物贸易领域的议题已经基本涵盖,未来升级谈判涉及到的新议题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岳云霞说,一是对传统领域议题的升级和扩展,这与中国本身的扩大开放分不开。二是提出新议题、新规则。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变化、数字贸易的快速发展,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等新议题相继出现。此外,当前世贸组织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国际贸易规则处在一个变化期,在升级当中也需要对传统规则进行补充和完善,包括中国新出台的外商投资法,也会对自贸协定升级在新规则上有一定的补充。

  协定升级意义大

  中秘自贸协定自生效以来,实施效果总体良好,利用率逐年提升,有效推动了双边经贸关系的健康快速发展,进一步丰富了中秘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给两国企业和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益处。

  在全球贸易低迷情况下,中国商谈自贸协定的步伐不断加快,充分体现了中国积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坚定支持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立场和意愿。“一个现代化、高标准的中秘自贸协定,必将进一步充实中秘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对进一步深化中国与拉美国家互利共赢的经贸合作发挥十分重要的示范作用。”张少刚说。

  “升级版自贸协定的意义是多元的。”张建平认为,首先,对于中秘深化双边贸易投资关系,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都具有重要意义。其次,中国和拉美国家正努力构筑自由贸易协定的网络,在南美,中国已与智利完成自贸协定升级,与哥伦比亚的自贸区建设正在研究中。中秘自贸区升级是继中国-东盟、中国-智利、中国-新加坡和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升级后开展的第五个升级谈判,起到了示范和引领带头作用。最后,在“一带一路”框架之下,秘鲁从一开始就是积极的合作样板国家,自贸协定也是中秘“一带一路”合作的机制性管道。另外,中国和秘鲁都是APEC成员。中秘自贸协定的升级对两国共同走向未来的亚太自贸区也非常重要。

免责声明:

本网站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返回顶部